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章節目錄 0玩耍
    歡迎你!</br>?    0玩耍

    “喂,嬴寧,著很常見嗎?”玨問身邊的嬴寧。

    “······要是在主城的話,或是在非王種的聚集地的話應該會很常見吧?”嬴寧說。

    大街上男女老少的目光,都被兩人的前面的四名女子所吸引。而這四名女子也像是習以為常了一樣地說說笑笑。

    嬴寧和玨見到夏尼她們的女子力后就放緩了腳步,與她們稍微拉開些距離。

    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光景。

    不過玨也與嬴寧拉開了些距離——無論怎么說,嬴寧也是可以劃到型男類別的人的。

    而玨呢?雖然先前長了一副好面孔,但是被妖邪給毀的都不成樣了。敖麗也說過白瞎了那張好面孔,還說要問問青龍寺的人能不能幫玨。可是玨卻婉言拒絕了。他好像很喜歡現在的狀態。

    玨現在的耳朵里可以聽見路上人對夏尼她們甚至是嬴寧的夸贊,不過里面也混雜著對玨的憐憫。

    玨嘆了口氣。

    “喂!玨!”這時候,敖麗突然回頭了。

    “唔!干嘛?”玨被嚇了一跳。雖然早就知道敖麗這妮子平時活力四射的,但是其一驚一乍的性格還是讓玨有些難以對付。

    “玨想要什么樣的衣服呢?”

    “就這事兒?!”

    敖麗點點頭。

    玨感覺敖麗的眼睛在放光。夏尼她們也放緩了腳步,看向玨。就連冰千鳥和娜爾這兩個對玨態度不是很好的人都用蠻有興致的眼觀看著玨。

    呵呵,感覺你們像是在看一個洋娃娃······可以換裝的那種。

    “都說了是要件能御寒的衣服了。”

    “是嗎?······御寒的······夏尼姐,這是你的地盤,你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買到玨所說的衣服款式嗎?”

    “真巧,我正好知道。”夏尼和敖麗會心一笑。

    玨就這么不明所以地被夏尼她們帶到了一家看上去很是奢華的服裝店。

    “大小姐?!您怎么來了?!真是有失遠迎啊!”看上去像是店長的中年女性一見到夏尼就一臉熱情的迎了上來。

    “這不要過年了嘛,來添幾件衣服。哦,后面的是我的朋友。”

    “能成為大小姐選中的店那真是榮幸!快!快給大小姐看今年的新款!”店長對店員說。

    “哦,對了!可以的話可以找幾件男裝嗎?”

    “男裝?”店長看了看夏尼身后的玨和嬴寧。

    是給這兩人的嗎?那個高高大大的人看上去和大小姐很般配;可那個纏著繃帶的人是什么來頭?痞里痞氣的······

    “好的!明白了!”店長一拍手,“是給男朋友的嗎?”

    “誒?!男朋友?······呵呵,店長你想多了。”夏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就快步離開了,留下一臉八卦的店長。

    “哈!這件怎么樣?!”敖麗拿著衣服給冰千鳥看。

    “哼~~~還行吧?我不太喜歡上面的紅色裝飾。”

    “喂!這件怎么樣?我蠻想要這件的。”

    “嗯,有些符合娜爾姐呢。”

    “嗨~~~還真是有紫毛的特質呢。”

    “你說什么啊!?金毛?!”

    夏尼現在正和店長在一塊,所以敖麗她們就先挑起了衣服。

    “吶,嬴寧。”玨問。

    “嗯?”

    “你以前又被人當成換裝娃娃嗎?”

    “你在說什么啊?”嬴寧哼笑了一聲,他覺得玨突然說這話有些讓人摸不到頭腦。

    “喂!玨!你能來一下嗎?”敖麗叫了玨。

    “怎么了?”玨有種不好的預感。

    敖麗把一件衣服伸到玨的面前,說:“試試。”

    玨有些遲疑地掃了這件衣服幾眼。看樣式······應該是男裝吧?玨接過了衣服。

    “試衣間在哪里哦!”敖麗向旁邊的試衣間指了指。

    玨向嬴寧投去了目光,但是被嬴寧給完美地回避了。

    又要買我嗎?!玨很不爽地想。但是還是乖乖地去了試衣間,沒辦法,誰叫人家是龍族公主呢?而且玨也不想做一些可能會招來敖麗反感的行為。

    敖麗她們在外面等著,時不時的可以從試衣間中聽到“這扣子怎么開啊?”或是“是這么穿吧?”的不安定的話語。

    過了一會,玨出來了。

    敖麗雙眼放光的看著玨,冰千鳥和娜爾倒是相當滿意地點點頭。

    “怎么樣?”冰千鳥問娜爾。

    “嗯!買了!”娜爾說。

    “喂!不征求下我的意見嗎?!”玨說。

    “你的意見?”冰千鳥看向玨,她的語氣里像是在說“這家伙在說什么啊”一樣。

    “繃帶怪,你想多了吧?”娜爾說。

    玨一臉懵逼,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被冰千鳥她們這么說啊?

    “嘻嘻,玨,”敖麗說:“其實,這是娜爾姐要買的衣服。”

    “啥?!”玨瞪大了眼。“嬴寧!這是女裝?!”

    嬴寧也十分驚愕地說:“我也以為這是男裝啊······”

    聽了嬴寧的話,敖麗和冰千鳥都抿著嘴笑。

    “紫毛!我就說這衣服很適合你吧?!”

    “娜爾姐!你選衣服的眼光和你很配哦!”

    “你們倆在說什么啊?!”娜爾相當生氣。

    “······我,穿女裝了?”玨問。

    “不是啊!這就是男裝,只是娜爾姐特別喜歡這樣的衣服罷了。”

    “······那為什么要找我?”玨又問。

    “哎呀!因為玨的身材太好了!讓人忍不住地想把你當成衣架啊······”敖麗說。

    “衣架嗎?嬴寧不行嗎?他身材也可以啊。”玨說。

    “不不不,嬴寧的身材不像是女孩該有的,所以就放棄了。”敖麗擺著手,一會兒看向嬴寧,一會兒看向玨。

    “我長了個女性的身形嗎?”玨說。

    “······起碼在龍族男性中算是而柔弱的身板了······”

    “是嗎······”

    “是哦!對了!機會難得!玨就幫我們是穿幾件衣服吧!”說著,敖麗和冰千鳥就往玨的手上遞衣服。

    “一般來說不都是你們自己穿嗎?”

    “不啦!天很冷的!雖然這屋子里面也很暖和,但是還是很冷啊!”敖麗說。

    啥?就因為冷?!不是有襯衣嗎?不敢想象她們是怎么換衣服的······

    “等等!”玨叫停了正要推他進試衣間的敖麗,然后從手中的衣服中拿出了一個比較薄的衣服問:“這個,是裙子吧?”

    這時,夏尼來了。

    “我回來了,帶來了幾連衣服······你們在干什么?”

    夏尼看著手上拿滿了衣服,指尖夾著一件裙子的下擺的玨以及他身邊的敖麗。

    “嘻嘻!借用一下玨罷了······要還給夏尼姐嗎?”

    “什么還不還的?玨本來就不是誰的吧?”

    “······也是呢。”

    “對了!”夏尼看想玨,“我這找了幾件新品,玨你試試。”

    “是男裝吧?”

    “你在說什么呢?”

    “沒什么。”

    玨接過衣服,是幾件比較厚實的風衣。玨有手指輕輕搓了一下上面的布料。像是帆布,但是比帆布要細膩一些,而且在溫度傳導上也比帆布要快。

    沒見過的材料······

    “這衣服上的布很常見嗎?”玨問。

    “你在說什么呢?現在的風衣都是這樣的布料吧?”夏尼干笑一聲。

    “······也是呢。”玨將衣服抖開。

    “······”玨無言地看看衣服,又看看自己和嬴寧。“夏尼,這不是給我的吧?”

    那幾個人也看出了衣服尺寸的不對。

    “那個······”夏尼也不知所措。她找到了店長。

    “哎呀?!不是給那位的?!”店長發現自己好像是誤會了。

    “不是啊!是給那邊的,臉上纏繃帶的那個。”夏尼指指還在對這衣服看來看去的玨。

    “是······這位嗎?”

    夏尼一點頭。

    店長現實不可思議地倒吸了口氣,又馬上調整心態,說:“明白了,會讓大小姐滿意的!”

    不一會兒,衣服拿來了。

    玨因為怕敖麗她們有過來添亂,就和嬴寧到了別處換衣服。

    敖麗她們也開始選自己喜歡的衣服。

    “如何?”玨問贏寧。

    “嗯······不賴啊!”嬴寧的語氣里全是對玨的贊嘆。

    玨穿著一身松鼠色的風衣,衣服緊緊地貼合在玨的身上,雖然風衣的縫口清晰可見,但是它完美的成為了風衣裝飾性的東西。

    “那好,就這一身了。”玨說著離開了試衣間。

    “誒?其他的衣服不看看嗎?”嬴寧問。夏尼找來的衣服可不止一件。

    “不了,有一件就行了,我不喜歡磨嘰。”說罷,玨向一旁走去。

    “好好······”嬴寧收拾了下衣服,跟在玨的后面。

    到了門口。

    “怎么?選好了嗎?”夏尼見到玨,發現他的衣服已經換了。

    “啊,選好了。”玨看向夏尼她們,她們手上沒什么東西。“沒有買什么嗎?”玨問。

    “不,賣了呢。”敖麗相當興奮地說。

    “那你們的東西······”

    “太多了,要找人寄過去呢!”說著,敖麗用手在天空中畫了個圈。

    “······是有些多呢······”夏尼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

    太多了?!你們買了多少東西啊?!玨微微捏了把汗。他被現代貴族女性的的消費標準給嚇到了。

    “好了,走吧。”夏尼說。

    “這衣服錢······”玨想要提醒一下夏尼。

    “啊,這位小哥。沒事的,大小姐說了,將你的賬記在她的賬上。”店長走了過來說。

    “哦,好的。”玨一點頭之后就走了。

    店長有些疑惑的看著遠去的玨,心想這人到底有什么能夠吸引女性的地方,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些什么。

    0

    “接下來呢?”玨在街上問。

    “嗯······我想買些年貨。”夏尼說。

    “派內會有人安排吧?”冰千鳥說。

    “話雖如此,我還是有些想要自己買的東西。”

    “太好了!那夏尼姐,讓我陪你吧,正好我也想看看這里呢!”

    “好啊。”

    “那,玨和嬴寧哥呢?”夏尼看向身后的兩位男性。

    “我無所謂。”玨說。

    “啊,不用在意我,大小姐。”

    “那好吧。”夏尼見玨和嬴寧對購物沒什么興趣,就沒在強求他們什么。

    玨和嬴寧一路上一直跟在這四位的身后。看夏尼像是導游一樣地敖麗她們介紹武龍皇的主城,看冰千鳥和娜爾日常互噴,看敖麗像只倉鼠一樣將自己的嘴塞得滿滿的。

    明明身為公主,卻一點風度都沒有,跟個小孩一樣······玨看著滿街亂竄的敖麗,心中滿是無奈。

    這不,敖麗又鉆進了一家店中。

    “哇!!!快看快看!好多零食啊!”敖麗雙眼放光。

    玨他們也跟著進入了店中。

    “喂!敖麗!不許買太多哦!會變胖的!”冰千鳥掐著腰說,活像敖麗的姐姐。

    “誒!很好吃的!吃好東西變胖是女孩的夙愿!”敖麗在貨架上挑選著零食。

    這時,敖麗看了看玨。

    “玨,你也想吃嗎?”敖麗問。她發現玨自打進入店中后眼睛中就出現了少有的好奇的光芒。

    “······我,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玨一邊好奇地看著四周,一邊說。

    大家都看向玨——他的話太罕見了。

    “真是個沒有童年的孩子······”娜爾小聲說。

    “你父母沒給你買過嗎?”夏尼問。

    玨只是哼笑了幾聲并搖搖頭。

    “那!玨你嘗嘗!”敖麗買了包零食遞給了玨。

    “這是可以吃的嗎?”玨對著零食左看右看。

    “是啊,很好吃的······玨!要解開包裝才能吃!”敖麗見玨要連包裝一起吃掉有些著急。

    雖然這包裝是由紙做的,但是要是將其和零食一起吃的話還是會影響口味的。

    “這樣嗎?”玨打開的包裝。

    敖麗給他的是那種夾心的巧克力棒。

    玨咬了一口。

    大家都屏住呼吸,想要知道玨的反應。

    “嗯!不錯啊!”玨說。

    “哇!太棒了!”敖麗相當開心。

    “喔!繃帶怪還是會對周圍的東西做出反應啊······”娜爾說。

    玨自顧自的吃著敖麗給它的巧克力棒,敖麗她們則去買零食去了。雖然勸戒著敖麗不要吃太多的零食,但是冰千鳥還是很開心地去選零食。

    不知過了多久,敖麗她們買完了。

    “走吧玨。”嬴寧說。

    可是,他發覺自己的衣角被什么東西給拉住了。

    “玨?”嬴寧有些詫異,他發現玨正用手指掐住他的衣角。

    “······幫我買······”玨很小聲地說。

    “啥?”

    “······幫我買······這種零食······”玨有些扭捏,簡直像個小女孩一樣。

    嬴寧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在他的意識中,那個叫玨的人是個能以一敵千的強者,是個有些玩世不恭的人。

    但是扭扭捏捏開口向別人要零食的的人是誰?!這繃帶底下的臉該不會是張女生的臉吧!雖然大小姐一直關注著玨,但是沒有對我說他是男的還是女的啊!不會是女的吧?但看上去不像啊······

    “你到底幫不幫我買啊?!不是說精鋼派還是能負擔得起弟子的費用的嗎!?”玨有些不爽了。

    0

    “你們去哪了?”夏尼問嬴寧。

    “去給個家伙買零食了······”嬴寧有些累。

    “家伙?是玨嗎?他人呢?”夏尼問。

    這時嬴寧才發覺玨不見了!

    什么時候?!嬴寧記得自己給玨買了零食后,玨像是捧著寶貝一樣將零食抱在胸前,可以說是一蹦一跳地跟在嬴寧后面。這!什么時候人沒了?

    “什么啊!還要找那繃帶怪?!”

    “真是掃興!”娜爾和冰千鳥都有些怨言,但是還是去找玨的去向了。

    真是的!好好的一個人怎么就沒了?!嬴寧在主城的街道上奔走著,這讓他回想起了玨剛來精鋼派的時候。

    夏尼和敖麗已經去和主城的衛兵說這件事了,畢竟一個頭上裹有繃帶的人是很罕見的,也很好找。

    這時,嬴寧聽到前方的嘈雜聲。他下意識地放緩了腳步。

    有人在一家酒館中打架。

    一個男的被另一個男的打得渾身是傷,癱倒在酒館的一角。

    啊!看到了!嬴寧發現了人群中的一個光點——一個在太陽映照下反射著銀白色光芒的東西。

    “玨,可算······玨?”嬴寧走到玨的身邊,但是被玨的眼神給嚇到了。

    玨那雙血紅的雙眼看向被打到的人,與他四目相對。

    一瞬間,那人就像是被電到了一樣。

    (站起來啊!)

    一個聲音傳到了倒在地上的人的耳朵里。

    (你看!他們在笑你······)

    那人虛弱的抬起眼,確實是這樣嗎?

    (看看你的樣子,弱!太弱了!)

    那人想動動手指,但是不能。

    (你是廢物嗎?你是無能的東西嗎?)

    不,不是的!

    (你活著有什么意義?每個人都知道了你的軟弱與無能。)

    ······那人無法與這聲音辯駁,他說的太對了。

    (看看打到你的人,啊!他是多么的強!不是嗎?)

    對,那人打倒了我。

    (他會享受到勝者的歡呼!而你呢?被人遺棄,遺忘······你會成為他的墊腳石的,會成為他那強大自信的墊腳石。)

    我,我該怎么做?!

    (殺了他!他沒有殺你,但是你可以殺了他!讓他為先前所做的而后悔!讓他在驚恐中上路!讓他知道這一錯誤!這一沒有殺了你的錯誤!)

    啊,對啊!你說得對······

    那人感覺自己又被人灌輸了力量,他感覺自己又能站起了!他決定接受這聲音的建議——對我的敵人伸出死亡的利刃!

    他站了起來,他憤怒地看向把他打了的人。當初是因為什么打起來的都無所謂了,現在,殺了他就行了······

    他慢慢地,慢慢地沖向了那人!

    突然,一陣強風吹襲,數張白紙從人群外沖了進來,將打架的兩人給束縛了起來。

    “你們觸犯了法——混亂。現在將你們逮捕!”一個戴面具的人介入了——執法者。

    玨瞥了眼執法者,發出了微弱的咂舌頭的聲音,就像是一個好戲被人打斷了一樣的憤怒。

    “玨,走了!”嬴寧說。

    “唔!嬴寧啊!”

    “你干什么去了?!為了看著斗毆?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嬴寧說。

    “真是抱歉啊······”玨又看向被帶走的人,問:“他們······”

    “不用擔心,這點程度的斗毆算不了什么,頂多就是賠個錢反省一下罷了,礙不著過年的。”

    “······是嗎?”

    “算了,回去吧。”嬴寧一拍玨的后背,說:“大小姐的事也忙完了,該回派內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