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融冰業火 0業火
    0業火

    “那個……這貨還沒醒嗎?”娜爾走進青龍寺給玨安排的房間問。

    “是啊,還沒醒……都四五天了吧。”在玨身邊的夏尼有些擔憂地說。

    “該不會是又來這一套來嚇我們的吧?這家伙!真是可惡!”娜爾走到玨的身邊,上去就是一耳光。

    “娜爾!”夏尼剛想制止,就聽見了一聲響亮的耳光聲。

    挨了娜爾一耳光的玨睜開了眼。

    “啊!醒了!”娜爾見到玨睜開眼后就很是驚訝。本來她是沒想過著一耳光能扇到玨的,畢竟玨這家伙睡著的時候是由反射機制的。但是這一掌不僅扇到了玨,還扇醒了他,真是令娜爾超乎所料。

    玨睜開眼,用他那空洞的,如同死人一般的眼睛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后又閉上了。

    “靠!又睡了!”娜爾見玨根本沒醒,臉“唰”地變了。

    夏尼看到后微微一笑,她說:“這不挺好的嘛起碼比上一次要強,這一次還是有反應的啊。”

    “啊,隨您怎么說。”娜爾擺了擺手。

    然后她看著躺在床上的玨,問:“這是道龍給這家伙安排的房間,是嗎?”

    “對啊,贏寧哥說玨睡地板睡了這么長時間,也應該找個軟和點的地方睡了。所以道龍大人就給玨安排了房間,他還說以后要是玨出什么問題的話就講給他送到這里。”

    “嗯……看來這大個兒人還挺好的……”娜爾說著 就回想了一下當時在贏寧房間中看到的如同狗窩一樣的玨的地鋪。

    “是啊,贏寧哥人很好的。”夏尼看了眼娜爾,說:“怎么樣?你要是還單著的話要不要考慮一下贏寧哥?”

    “額!夏尼姐,沒想到你還有大媽的屬性啊。”娜爾聽后擺出了一個夸張的動作。

    “什么叫大媽屬性啊!”夏尼倒也變得氣呼呼的。

    “哼,真要是贏寧那么好的話,你還用喜歡這家伙?這貨有什么好的?”娜爾看了眼沉睡的玨。

    “嗯……是啊,有時候我也會想,玨有什么好的地方……可是要是快想的話我除了他強大和長的可以以外就沒有任何的答案了。你說,這家伙沒什么人情味兒,壞得很,還經常一意孤行,你說氣不氣?”

    “哼,看夏尼姐這樣應該是中毒很深啊。”

    夏尼看向娜爾,然后呵呵一笑,說:“是啊,我中毒很深呢……誰叫我先輸了呢……”

    青龍寺的外圍有一處荒地,那里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人的,因為這里是煞羽的專屬訓練場地。可以說,但凡是不想被燒成灰燼的人都會離這里遠遠的。

    但是今天這里變得要更加得荒涼。遍地都是被燒焦的痕跡,地上的泥土已經完全失去了水分和任何的有機物質,而變得干脆。

    這里的植物已經被燒沒了,而且周圍的植物也都因高溫的烘烤以及烈焰而失水干枯。

    在這里有一團詭異的暗紫色火焰再燃燒。那火焰只能用不詳來形容!暗紫色的火焰仿佛是毒蛇分泌出的腐敗的毒液一般,無情地蠶食著周圍的一切!更令人膽寒的是,即便是在沒有絲毫養分的泥土上,這火焰也依舊可以正常燃燒——因為它們會將一切可以接觸到的東西給燒掉,對它們來說,即使是屬于無機物的泥土巖石,也是最好的燃料!

    煞羽釋放完一團火焰后就有些虛脫地伏在地上。

    不行,還……差得很遠……

    煞羽的眼前閃過了一個烈火焚天的場面。強烈的火焰宛若噴泉一般沖向天空,然后幻化為一只鳳凰,直沖云霄,并將天空引燃。

    最終,是一片如同染血了一般的天空……

    “好漂亮……”煞羽那雙翠綠色的眼睛看著面前的火焰。

    搖曳的火光映射在煞羽的眼中,反射出了怪異的光色。

    或許,煞羽并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秘密訓練了好幾天了。

    打玨突然昏倒后,煞羽的內心中就有了一股急迫感。玨當時說的“快兩千歲了”這句話對煞羽來說就如同是一道死亡宣判。

    必須要在兩千歲之前完成!煞羽在內心中下達了如同敢死隊一般的命令要求。一股比火燒眉毛還要急切的心情強迫著她努力練習。

    一定!一定要達到小白當時的要求!煞羽打算爬起來繼續訓練,但是她卻完全散失了力氣。

    今年海祭的最后一天就是她的兩千歲生日了,她的曾經的那個約定過就要到最后的期限了,所以,已經沒有時間讓她浪費了。

    練就和小白一樣的火焰法術,高高地拋到天空,然后就可以讓小白看到了,然后就可以讓小白承諾當時我和它的約定了!我!我一定……

    煞羽從地上爬了起來。散亂的頭發和汗水一同粘在臉上,身上的衣服已經滿是灰塵,可是煞羽并不在意,雖然平日自己是有著極高的自律性的,是一個有生活規律的人,對待這樣的自己會有反感,但是沒事的,自己可以忍受!一定可以的!

    煞羽張開了手,運用自己的力量來召出火焰。

    好美麗……煞羽陶醉在自己的火焰之中,那純粹的暗紫色的火焰讓她失神忘我。或許,連她自己,不!真是因為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才不能發現她那雙本應美麗純潔的翠綠色雙眸已經變得渾濁暗淡,沒有任何生機。

    煞羽像是在撫摸孩子一樣摸了摸手中的火焰。

    啊……好溫暖……煞羽陶醉在著火焰中。

    鳳凰業火,依靠鳳凰的力量所操控的火焰。而煞羽則是有著高貴血統的鳳凰!她,龍族中最奇怪的家伙,不僅平日里一張撲克臉,話不多,而且還是龍族歷史上唯一一個身為非龍族個體而獲得龍族將軍的人!

    小時候的她就發現了自己的不一樣。從小就被一個帶著斗笠的人逮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發現這里的人都散發著不同于她的氣息,都有著不同于她的身體構造。

    那么,自己是什么?自己又有著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吶!你!可以進海里玩嗎?”一名金頭發的小女孩問。

    小煞羽搖了搖頭。

    “什么嘛,走吧!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小女孩兒拉著煞羽的的手,打算把她帶到海里。

    小煞羽一把推開那名女孩兒的手,“水……”

    “嗯?對呀!是水啊!你在害怕嗎?”小女孩兒看了看大海,又看了看煞羽。

    “不……”

    “那走吧!”說著,金發女孩兒又把小煞羽拉走了。

    這一次小煞羽沒有反抗,但是這一次小煞羽差點溺水而亡。】

    是啊……好像就是那天起……我才發現自己不是龍的……煞羽回憶起了自己剛被救回來的時候的事情——

    【“你看看。”自己房間的另一邊有人在對話。

    “羽毛?而且里面蘊含的了力量可以說是高階種的了。”

    “羽毛,高階種……是神族?”

    “不像,這股力量算不上是王種,頂多就是高階種……鳳凰?!”

    “能駕馭火焰的鳳凰嗎?道龍大人還真是帶來了個不得了的東西……”】

    啊,對,我只是被收養的……我!就是一個人罷了!

    煞羽一時間怒火攻心,她直接就把手中的火焰給扔到了一邊,然后是近乎毀天滅地的爆炸。

    不對!小白!小白還在等著我!一定是這樣的!它一定還在某處……不!不會錯的!那個!那個玨!就是小白!他!他一定是小白!

    玨的相貌,他身上的氣場,他教人識字時的態度以及他聽到自己唱歌時昏倒的場景……不會錯的!他一定是小白!

    可是,可是他為什么要瞞著我?!為什么?!是我不夠優秀嗎?!還是……

    煞羽想到了道龍。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個老東西阻止你吧?!你經常和那老東西見面,一定是那老東西拿什么東西來威脅你吧?!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的!我就知道他收養我沒安什么好心!他,一定和之前的那個人一樣!凡是想要收養我的人都是壞蛋!都得……死!

    要么……煞羽站起身來,周圍的火焰燒得更加肆無忌憚了。

    要么就是被冰千鳥那個小妖精給魅惑住了!該死!就知道那娘們兒沒安什么好心!混蛋東西!我!我一定要殺了那死娘們兒!還有就是……敖麗和夏尼嗎?

    想到這里,敖麗活潑的笑臉和以前上學時她和夏尼間的接觸都浮現在了煞羽的腦海中。

    一時間,煞羽的心軟了下來,殺意變得淡了許多。

    周圍的火焰變得弱了些許,于是火焰開始想煞羽靠攏。火焰仿佛是有了生命一樣在煞羽的身上爬行,然后又像是在安撫她一樣地撫摸著她的頭,攬著她的腰肢,親吻著她的臉頰。

    小白,是我的!我不允許任何人與我搶!

    (對對對,他是你的不是嗎?多好的人啊,明明我們認識他要更早,但是為什么要讓別人在最后搶先了呢?明明我們才是緊隨樓臺先得月,但是為什么還要拱手讓給別人呢?這,本就不公平。)煞羽的心中傳來了另一個聲音,那個聲音好像是另一個自己。

    (對!我還要完成與小白的約定!我必須去完成!)煞羽回答著心中的聲音。

    (當然,那是一定的,所以就盡情的使用我吧,讓我來幫助你完成這一心愿,我相信,我們合起來的力量一定會達成小白給我們的要求的,讓我們釋放出那直沖云霄的法術的,對吧?)

    (說得對呢,總有一天,我要帶著小白離開這里!過原本的生活!只有我和他的世界,不需要任何的外來者!)

    (對啊,到時候……只有我們兩個……那么……你又是怎么打算的呢?現在的你已經不小了吧?是不是也該……考慮一下你和小白的關系了?是好友?還是父女?亦或是……)

    (朋友?我何時叫過他是朋友?父女?我與他沒有任何的血緣又何來的父女?)

    (哦?那你是有答案了?)

    (對呢……在磨練一下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到時候,即便是他不愿意,我也要用強力的手段!)

    (真是個……不乖的孩子呢……)

    火焰變得更加得猖狂了,它開始吞沒一切,仿佛有了目中無人的情感一般。

    火焰極速肆虐著,但是火焰中的煞羽并沒有管這團火的意思,而是任由其瘋狂下去。最終,折團火焰由原來的暗紫色變為了看上去就很兇殘的黑色。

    “完成了……”煞羽捧著手中的火焰,“我的杰作!太棒了!完成了!小白!看到了嗎?!成功啦!我終于成功啦!”

    煞羽看著手中的火焰興奮地說,對她來說這就是做好的結果。她一掃平日寡言娘和三無娘的樣子。

    但是,她雖然表達出了感情也說出了完整的句子,可她的氣氛很是嚇人。她的表情偏向于病態的笑容,她的語調簡直就是壞掉的樣子。千年以來壓制在她心中的情感得到了爆發,但是顯然她的內心在這長達千年的壓抑中被浸染變質了,或許連玨也不敢承認這就是他曾經收養并帶大的煞羽,因為以前的煞羽要遠比現在的陽光歡快,而非現在的陰暗病態。

    “呵呵,回去吧……”煞羽用富有魅惑的語調說,然后又用極為妖嬈的步伐走著,“嗯……還要把那個貪睡的玨給叫醒呢……要不然,人家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呢……呵呵,要用什么樣的手段來叫醒他呢?真是令人期待呢……”說著,煞羽伸出了她的舌頭舔了下嘴唇。

    當煞羽走進青龍寺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

    這里還真是安靜呢……真是的,多么好的晚上呢……煞羽看著天空,十六的月亮正當空高照。皎潔的月光灑向地面,也映射著煞羽那渾濁不堪的眼眸。

    夜黑風高,天上的云被吹動了。慢慢移動的云層遮掩了天空中的月亮。

    “煞羽姐姐!”活力的聲音從煞羽的身后傳來,有個小女孩兒一下子撲到了煞羽的身上。

    “煞羽姐姐!”婉瑩在煞羽的身上蹭來蹭去。

    “啊呀~是小婉瑩啊。”煞羽見到婉瑩后邪魅地一笑。

    “煞羽……姐姐?”

    風,輕輕地吹動;云,慢慢地移開。月光又一次灑到了地面上,也照射到了煞羽的臉。

    在婉瑩面前的,是一個有著能夠勾引任何人笑容的紅發美女!而那名美女的笑容雖然美麗,但是總是給人一種笑里藏刀的感覺,總感覺面前的人已經壞掉了,是那種由內向外的壞掉了。

    “煞羽……姐姐,你……還好嗎?”婉瑩有些不安。

    “怎么會呢?”煞羽笑著說,“姐姐今天可是很開心哦,相當開心哦!”

    “是嗎?但是……煞羽姐姐……你好像有些不舒服……”婉瑩伸出了小手想要觸碰煞羽的臉。

    但是煞羽毫不給情面地一巴掌將婉瑩的手給打了回去。

    “好痛!……姐姐?”婉瑩捂著小手含著淚說。

    煞羽剛才的那一下絕非開玩笑的力度,而是用了很大的力氣去拍的。

    “誰讓你……動姐姐的?”煞羽笑著說,她的笑容是如此的陰暗與恐怖。

    “姐姐?”婉瑩很害怕,她的預感告訴她這絕非正常的煞羽,這個人很危險!

    “聽好了婉瑩,姐姐的身體是屬于一個人哦,只有那一個人才能動煞羽姐姐哦。”煞羽說,然后她瞇了瞇眼睛笑著說,“無論怎么玩弄我都可以……”

    婉瑩被這樣的煞羽給嚇到了,她呆呆地愣在原地。

    這!絕對不是煞羽姐姐!一定不是!煞羽姐姐很溫柔的!煞羽姐姐是無論我怎么鬧都是會原諒我的!她是喜歡陪我的人,她是像其他人的媽媽一樣對待我的人!絕對不是現在的姐姐!

    煞羽走到玨的房間外。

    這時,門開了,從里面走出了略帶困意的敖麗。

    “啊~煞羽姐?”敖麗揉著眼睛問。

    “嗯?怎么了?大晚上的還從男人的房間中出來嗎?真是有情趣啊……”煞羽微微笑道。

    “啊,不是的……偷偷溜出來的……叔叔還不知道……今晚上是我照顧玨啊……誒?煞羽姐?你是怎么了?今天你好像說的話很多啊,而且表情也很豐富啊……啊!你換睡衣了嗎?!怎么換了一身這樣的衣服?!”敖麗突然清醒過來,指著煞羽大喊。

    現在的煞羽全身覆蓋著紫紅色的羽毛質的衣服,但是這一身羽毛就像是長在身上一樣,完全沒有衣服的蓬松感,倒不如說是將煞羽平日隱藏在漢服下的身材輪廓全給展現出來了。

    “呵呵,是嗎?也是呢……今天的我有些高興呢……”煞羽拎了一下自己胸前的羽毛說。

    其實,現在完全可以認為是一絲不掛的。她的衣服在于婉瑩分離后不久就脫掉了,現在煞羽身上的羽毛就是她身為鳳凰而生長出的羽毛,當然了,因為鳥類生長出的羽毛有保溫的作用,所以也可以認為是衣服,而且煞羽身上的羽毛也能遮羞,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認識為是衣服,嗯,可以認為是衣服。

    “是嗎?”敖麗皺了下眉,“但是看你的氣色不是很好啊,真的沒事嗎?”

    “哎呀,不都說了沒事的了嗎?”煞羽說著就貼近了敖麗,然后伏在她的耳邊說:“我呢,是來看看今天的小客人的,所以不用擔心哦。”

    敖麗像一個木頭一樣站在原地。

    呀!好!好柔軟!敖麗感受著來自煞羽的柔軟重壓,同時又在心中詛咒著那些比自己豐滿的人。

    不對!今天的煞羽姐怎么看都不對吧?!不行!要找道龍商量一下!

    “啊,那我就先上一下衛生間吧,這段時間玨就拜托你了……”敖麗慢慢推開了煞羽,然后快步走開了。

    看著快步走開的敖麗,煞羽用手指點著自己的嘴唇。

    真是個聰明的女孩兒呢,看來我不能先享用一下了,要快一些了呢……要不然先把小白給帶走,然后再慢慢享用?哎呀!我真是心急呢!

    煞羽走進了玨的房間。

    玨依舊在沉睡著,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敖麗出于惡作劇還是玨本身的睡相就難以入目,玨正以一個很奇怪的姿勢在睡覺。

    煞羽走到玨的身邊然。

    我來晚了,我的小白……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