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融冰業火 0相處
    0相處

    森林中,有一只野豬。

    發現了!灌木叢中的小煞羽窺視著遠處的野豬。

    她開始在野豬的身邊布置法陣。

    遠處的野豬好像也發覺了危險的到來,它開始警惕地看著四周。

    突然,從野豬的一處打出一道閃電擊中了野豬的皮膚,然后野豬開始瘋跑。

    但是還沒等這野豬跑幾步,它就被突然下陷的地面困住了,然后從地面陷阱的里面噴發出了火焰,將野豬瞬間殺死。

    “耶!太棒啦!抓住吃的啦!”小煞羽高興地跳了起來。

    (干得漂亮。)小煞羽的心中傳來了玨的聲音。

    然后小煞羽的影子開始延伸到野豬的**,然后像是沼澤一樣將野豬的尸體給吞了下去。

    “小白!**在這兒里玩一會兒!”小煞羽說。

    (可以,但是**是叫你的話你必須回來,而且要是遇到危險的話,別忘記搖鈴鐺。)玨說。

    “好~”小煞羽說著就一蹦一跳地在林子里玩了起來。

    小煞羽和玨認識已經已經快兩個月了。

    一開始,小煞羽對玨的警惕心還挺高的,但是畢竟小煞羽還是個孩子,還是沒能抵擋住食物的**。慢慢地,玨就用食物將小煞羽“馴服”得妥妥帖帖的。

    但是玨并沒有將小煞羽當作是**養,而是教會她一些生存的技能,什么織布打獵、琴棋書畫、射舞膳騎……

    雖然一開始小煞羽對此叫苦不迭,還有幾次離家出走過,但是每一次湊是被玨用暗影給揪了回來。

    于是,為了防止小煞羽再次鬧別扭,玨就和小煞羽簽訂了條約,規定小煞羽會服從條約所賜予玨的命令權利,同時小煞羽也有拒絕一些命令的權利。

    就這樣,玨和小煞羽的關系就變得如同雇傭者與被雇傭者一樣了。

    “啊!好漂亮的花!”小煞羽走到森林的一處,看著地上的小白花說。

    小煞羽將小白花輕輕地摘了下來,然后聞了一下。

    “嗯……不知道小白喜不喜歡呢?”小煞羽看著小白花笑了笑。

    這時,她感到身后有一陣濕熱的風吹過。

    “嗯?”小煞羽回頭一看,發現了一個身形遠比她要大得多的老虎。

    “誒,誒……呀啊——!”小煞羽突然尖叫起來,然后轉身就向后跑。

    或許是沒有猜到小煞羽能發出聲調如此高的尖叫吧,那只老虎也被嚇得向后退了幾步,但是這也為小煞羽提供了幾秒的逃亡時間。

    冷靜!一定要冷靜哦!小煞羽一邊跑著一邊對自己說。

    首,首先要準備好陷,陷阱……

    小煞羽想著就要施放法術施加陷阱,但是那只老虎的速度之快讓小煞羽并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為生成陷阱的法術的吟唱留足時間。

    老虎眼看就要撲到小煞羽的身上了。

    就在這時,小煞羽猛地將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鈴鐺搖了搖。

    接著,小煞羽的影子突然變大,然后像是一個夢魘一樣地在小煞羽的身后爪牙舞爪。

    老虎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得四肢癱軟,幾乎要口吐白沫。

    “快滾!”暗影說。

    老虎顫抖著身體,微弱地叫了一聲后就跑了回去。

    “小……白……”小煞羽雖然得救了但是依舊十分害怕地蹲在地上。

    “別說話!”說著暗影一下子就把小煞羽包了起來帶回了山洞。

    “歡迎回來。”當小煞羽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就看見了面前已經做好的烤肉和飯菜,以及那個要抬頭才能看到臉的巨獸。

    “小白!謝謝你救了我!”小煞羽一下子抱在了玨收起并垂在地上的羽翼。

    “約定過啦啊。”玨柔和地說。

    “啊,好暖和……”小煞羽抓著玨羽翼上的羽毛,蹭著這羽毛說。

    “先別這樣啦,吃飯吧。”說著玨就微微抖動了一下羽翼。

    “是~”小煞羽離開了玨的羽翼,然后跑到了玨的面前張開了小手,“小白!送給你!”

    玨看著在小煞羽手中的小百花,然后呆愣愣地看著那朵小花。

    “蓮田……”

    “嗯 ?小白不喜歡嗎?”小煞羽不安地問。

    “啊,不,沒事……我很喜歡,謝謝你。快點吃飯吧。”玨用他那不是人的巨大的手指接過了小煞羽給的小花。

    “嘿嘿,小白喜歡就好。”小煞羽吃著飯。

    “嗯……”玨看著小花,然后又瞥了眼小煞羽,“謝謝……喂!不許不吃青菜!”

    玨在看小煞羽的時候正好發現了她在將飯菜里的蔬菜給挑出來。

    “嗯!小白壞!”小煞羽鼓著臉不高興地說。

    玨用法術將小煞羽挑出的飯菜給移動到了她的嘴邊,“啊——”

    “哼!”小煞羽轉過頭去。

    “聽話!要多吃菜才能長大。”

    “長大……長得像媽媽那樣嗎?!”小煞羽聽后就看向了玨。

    關于煞羽母親的事情玨在回來后將她母親已經過世的消息告訴了小煞羽,但是小煞羽卻說這個她差不多已經知道了,因為在她母親將她強行傳送走的時候她就猜出了她的母親可能要犧牲自己換區她的生存的想法。

    “當,當然了……”玨見到這次小煞羽這么**,就有些奇怪,然后他又說,“到時候要是變漂亮的話,你還可以受到別人的喜歡,多好的事啊。”

    “被人喜歡……”小煞羽瞪著眼睛看著玨,一臉的枉然和天然。

    “啊,這個啊……”于是玨就花了很長的時間一邊哄著小煞羽吃飯,一邊向小煞羽講解一些男女之間的事情,其中還包括了一些男男之間、**之間的事情。

    “當然啦,這些事情你以后還是要自己慢慢理解。”玨說。

    “那!到時候小白也會喜歡我嗎?!”小煞羽說。

    玨用他的手指輕輕撥弄著小煞羽頭上的呆毛,說:“當然啦,不用說以后啦,現在我也很喜歡你啊。”

    “謝謝小白!”小煞羽燦爛地笑著說。

    玨看著小煞羽。或許現在她很害怕自己一個人吧?那么就好好依靠一下我吧……畢竟以后還要用到你。

    (哦?這么快就要展露出你虛偽的一幕了嗎?)

    (不是。這只是必然罷了。要是她是個鳳凰的話,那對法術的適應性應該很高吧?)

    (沒錯,要是她還是個**九翎鳳的話……)

    (求之不得。)

    “啊,現在就進行學習吧。”玨說。

    “……好~”小煞羽雖然有些不樂意,但是還是拿起了玨準備的紙和筆進行學習。

    這幾天以來,玨一直都在教授著小煞羽一些知識。

    “笨蛋!寫錯了!你是什么腦子啊?!”玨用他那鋒利的指爪輕輕點了一下小煞羽的頭。

    “哎呀!好痛!輕點兒!小白!”小煞羽或許是沒能承受住玨給予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哪里寫錯了?”

    ……

    一晚上就這么過去了。

    大清早的一個城鎮上,人們都被一個紅頭發的小女孩兒給吸引了。

    “好可愛!”

    “是哪家的千金吧?”

    “不知道她的父母是什么樣的人才能生出這樣的孩子……”

    人們見到小煞羽后議論紛紛。

    (這里人好多呢……)小煞羽瞪大了眼睛看著周圍。

    (確實,這里是一處商業重地……但是由于戰后而變得蕭條了吧?)玨說。

    今天小煞羽被玨派到了城鎮去買東西。玨認為小煞羽需要一點時間去學習一下與人交流。

    (吶吶吶!小白!我可以去買那個嗎?!)小煞羽。

    (糖葫蘆嗎?你也差不多是到了能夠被這種東西所吸引的年紀了吧?行吧。)玨說。

    (耶!太棒了!愛死你了!小白!)

    (呵,傻孩子……)

    小煞羽跑到了那邊的攤位處。

    “多少錢?能買一根嗎?”小煞羽抬著頭看著那些糖葫蘆。

    “啊,這位小姐喜歡糖葫蘆啊。念在你這么可愛的份兒上就送你一個吧。”攤位的老板說著就拿下了一個糖葫蘆遞到了小煞羽的手上。

    周圍的攤主們見到小煞羽后,也都贈送了不少的東西。畢竟這么可愛的孩子誰不喜歡?

    (哇!小白!好棒啊!這就是被喜歡的效果嗎?)小煞羽看起來很是**。

    (……煞羽,有時候你要知道不要輕信于別人,他們有時候會笑里藏刀的……)玨用陰沉的聲音說。

    (誒?可是我覺得大家都是好人哦。)

    (……人族,不可相信!)

    (小白……)

    (先別說了,去學堂吧,你需要與同一年齡段的孩子接觸……雖然是人族……)玨用更加陰沉的聲音說。

    小煞羽于是就找人問了問這里學堂的位置。

    來到了學堂,小煞羽就直接開門見山地詢問是否可以上學。

    在被告知要先進行測試后,小煞羽就開始了檢測。

    檢測的內容有語言文字、數字計算基礎種族文化。

    后兩項對小煞羽來說簡直就是鬧著玩的,但是第一項的成績就慘不忍睹了。

    “煞羽小朋友,你在語言文字方面難道家人沒有教你嗎?”老師問。

    因為小煞羽從玨那里學到的都是些太古文字。后面的兩項內容都是口答題,所以并沒有給煞羽造成影響。

    “……抱歉……”小煞羽說。

    “啊,沒事的……只是為了配合你,我想應該給你加些課程,所以你可能到時候回家的話要晚一些,這樣可以嗎?”老師問。

    “也就是說我可以上學了?!”小煞羽問。

    “嗯,那么到時候讓你的家長來交學費就行了。”

    “啊!在這里!”小煞羽拿出了一袋子錢。

    “誒?讓個孩子帶著?!”老師先是很驚訝,然后一帶開了袋子。

    這個城鎮玨早就來調查過,并通過販賣一些東西換取了足夠的錢。

    這里的錢比有些奇怪啊……當時拿到錢的玨有些奇怪,但是他并沒有深究。

    “嗯……錢是夠了。行吧,至于你家里的情況我也就不問了。”老師點了下頭。

    小煞羽從學堂**來后就在路上繼續逛著。

    突然,前方傳來了騷動。

    “快讓開!快讓開!”有人在遠處大喊。

    只見一匹發狂的馬正在道路上橫沖直撞。

    小煞羽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匹馬就奔馳到了小煞羽的身邊。

    眼看著小煞羽就要被馬匹撞到了,周圍的人們也都因為不愿意看到這般慘像而閉上了眼。

    但是電光石火之中,有一個青年突然出現在了小煞羽的身前。

    那個人身穿一身白色的衣服,那反射著陽光的銀色頭發令人著迷,雄壯的身軀如同鐵壁一般擋在小煞羽的面前。

    玨一把拉住了發狂的馬匹的韁繩,然后猛地向下一拉。馬匹沒能承受住來自青年的力量,頭一下子被拉了下來,然后又被青年用手摁著額頭一下子就被按到在地上。

    小煞羽看著著一切,路上的行人也都看著發生的一些。

    那個青年……他的力量要比牲口的還大嗎?!人們不禁這么想。

    “沒事吧?”青年問。

    “你是…小白?”小煞羽問。

    玨點了一下頭。

    “哇哇哇!小白!”小煞羽一下子抱在了玨的腿上。

    人們都驚訝的看著那名相當帥氣的青年,并對他議論紛紛。

    忽略掉他的背景的話題外就是以他和煞羽的關系為主了。

    這時候,有人急急忙忙地跑過來了。

    “實在抱歉!路上突然躥出來的動物將馬匹給驚到了,所以……誒?沒有人受傷嗎?”

    玨看著那個像是馬匹主人的人,然后冷冷地說,“啊,人沒事,而且你的馬也沒有事情,回去讓這畜生靜養幾天就好了……剛才那么看的話是匹好馬……”

    “誒?您還會相馬嗎?”

    “算是吧。這匹馬好好照顧著,用七槺三糧的比例喂著,每天放它跑著幾十里地,要不帶休息的,這樣的話就應該可以練成一匹好馬了……”

    “是嗎?!”馬匹的主人倒是很是驚訝。

    周圍的人也應為玨的像馬水平而升華了對玨的地位。

    一定是哪里的貴族吧?人們這么議論著。

    至于煞羽的身份,現在流傳最廣的就是她是玨的女兒這件事情。

    而且由于在玨的身邊并沒有其他人,于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有了玨是個帶著孩子的喪妻貴族的說法。

    玨也不惜再管這群人了,于是開始和小煞羽說話。

    過了許久,小煞羽依舊沒有忘記剛才的事情。

    “小白好帥!”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玨摸著小煞羽的頭,然后說,“回去吧?”

    “嗯!”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