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融冰業火 0審問
    0審問

    伴隨著側臉的一陣劇痛,噬刃醒來了。

    “這是哪……”噬刃很是虛弱地說,但是當他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以及面前的玨的時候他就明白了一切。

    玨在說出要購買噬刃和盾之后,他們兩人都感到玨很莫名其妙,然后玨就向他們發動了進攻。

    不得不說,噬刃和盾都低估了玨的實力,僅僅幾秒的時間,噬刃和盾就被玨給撂倒在地。

    “歡迎來到這里。”玨說,“接下來我會問你一些問題,只要你能如實回答的話,那么我就會放了你們同時將與你們預定好的報酬給你們。”

    “要我們出賣顧客的信息?!不可能!”噬刃說。

    等老子從這里逃出去的話,看我不殺了你!

    噬刃試圖掙脫禁錮,但是沒有用。

    玨又走到另一邊,然后將被綁在那邊椅子上人頭上的布袋給揭了下來。

    “盾!”噬刃見到那邊的盾之后大喊,但是盾依舊處于昏迷狀態。

    “哦~看來你們倆感情還挺深的啊。”玨看了眼身邊的盾。

    然后玨就一下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噬刃觀察著四周,這里的環境陰暗潮濕,而且還有點滲人。

    “這是哪里?”噬刃問。

    “這里是審問室,至于在哪里你就不要管了……我再問一次,你到底說不說你的雇主是誰?”玨問。

    “不會說的,那位大人給我們的封口費要遠超你給的錢!”

    “是嗎?”玨慢慢的站起身來,然后走向噬刃。

    玨一拳打在了噬刃的腹部上。

    “下一拳就會打斷你的腸子!快說。”玨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噬刃。

    噬刃緩了好半天才能夠抬起頭。他真的不敢相信面前的這個看上書生氣的人竟然有這么強的力量。

    “呃……這是哪?”此時,玨的身后傳來了一個女性的聲音。

    “哦?這位也醒了?”玨慢慢地轉過頭去,然后走向了盾。

    “你要干什么!你個混蛋!你要干什么!”噬刃憑借著這么多年為人辦事的經驗看出了此時的玨沒安好心。

    玨一邊走著,還順手從一旁的桌子上拿上了一把細小的刀。

    噬刃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刀——一把手術刀!

    為什么在這里會有手術刀?!

    噬刃不免感到驚訝,但是當他看到四周血染的墻壁和看上去像是完全腐爛的內臟堆的時候,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從他的體內滲透到肌膚。

    “盾小姐,你醒了?”玨微笑著走向了盾。

    “你是……啊!你是那家伙!”盾遲了幾秒后才認出了玨的身份。“你要干什么?還有,這里是哪?快放開我!”

    玨掐著盾的臉頰,然后玨就在他們倆眼球幾乎貼在一起距離下問:“告訴我,是誰派你們過來搶奪包裹的?”

    盾驚恐地看著面前的玨,他的眼睛空洞無神,如同死人一般,同時又像是深淵,仿佛能將一切物體吸入撕毀。

    盾顫抖著喘著氣,然后閉上了眼進行回避。

    “盾小姐,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哦,要不然……”

    玨慢慢地拿起了手術刀,然后將刀尖輕輕刺入盾的眼角處,慢慢劃開了她的眼皮。

    “我可是會幫你睜眼的哦。”玨看著那個剛剛露出眼白的眼球說。

    “啊——!求求你!別這樣!”盾害怕極了,她發出了尖叫。

    “喂!混蛋!欺負女人有什么本事?!有種沖我來!”噬刃在椅子上掙扎著大喊。

    玨聽后輕輕地拔出了手術刀,然后轉頭看向噬刃::“女人又怎樣 ?對我來說男人女人都是人,沒有任何的差別,所以我這么做并沒有有任何的不妥,你為什么要對我有這般偏見?”

    “你這混蛋!有種單挑!”噬刃大喊。

    玨遲疑了一下,然后徑直地走到了房間的角落,然后拿出了噬刃的那一堆武器扔給他。

    “你可以把繩子給解開,但是事先警告你,你這么做是不過是徒勞。”玨相當傲慢地說。

    噬刃拼盡了力氣用刀割斷了繩子,然后站起來深呼吸穩定了他的狀態,然后一下子沖向玨。

    玨看到了噬刃的動作后就微微一笑。

    “影襲嗎?是誰教會你們的?”玨上來一個借力打力就將噬刃撂倒在地。“而且就你這種水平的人還敢在我面前撥弄影襲的技術?”

    玨這一下看似輕柔實則沉重無比,打得噬刃站不起來,就連撐在地上都是一種奢侈。

    玨拎著噬刃背后的衣領,然后將他一下子扔到一旁的桌子邊。

    “我再問你一次,是誰雇傭的你們?”玨在噬刃的耳邊低語道。

    “你這個……混蛋!”噬刃拼盡了力氣喊。

    從業這么多年,噬刃還沒曾受到過這般蹂躪,他心中的自尊和怒意促使他向玨發動無謂的反抗。

    玨長嘆一口氣后將頭轉向一邊,然后一把抓住噬刃的頭發,按著他的頭在桌子上進行來回的叩擊。

    玨那巨大的力氣讓噬刃的頭在接觸到桌子后還發生了反彈,他的鼻梁甚至都被這來會的重擊給打斷了。

    玨斜眼看著滿臉是血的噬刃,然后微微一笑。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玨從衣袋中拿出了巧克力棒咬在嘴里。

    玨之所以喜歡吃巧克力棒,是因為巧克力棒的夾心構造很像骨骼,這正好能夠緩解一下玨在內心中對敲骨吸髓的饑渴。

    玨平日里已經是在極大程度上地遏制自己在內心中想對其他人虐待的變態心理了。而現在,沒有法律約束的玨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了。

    “好吧,好吧。”玨點著頭向后退了幾步,然后說:“那我換一個問題,是誰教會你們影襲的武技的?”

    噬刃慢慢地移動著身子,然后說:“我們……不會對你說任何事情。”

    玨嘆了口氣,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很討厭人族,因為他們虛偽,因為他們并不會認可我的做法,即便是我錯了。”玨緩緩地說。

    “那你就是個獨裁者……”

    “那又怎樣?對我來說,只要能解決了這個問題就行了,沒有必要一直執行對的事情。”玨說著就站起身來,“所以,在我面前,你所說的雇主信誼沒有任何的說服性,馬上回答我所問的問題!”

    噬刃裂了一下被磕掉牙且滿是血的嘴,然后說:“沒門……”

    玨點著頭說:“是這樣嗎?”

    他朝著是人的膝蓋窩就是一腳,瞬間的力量讓噬刃跪在地上。

    然后玨就走到了噬刃的身邊,用力一腳踩斷了噬刃的小腿骨。

    忽視了噬刃的慘叫,玨走向了一邊的盾。

    “不說別的,這么一下看,這家伙倒是蠻別致的啊。”玨走在盾的身邊,一邊撫摸著她的臉一邊走著。

    “你個混蛋要干什么?!”噬刃從身上拿出一把短劍扔向了玨。

    “干什么?”玨掐著盾的下巴。

    此時的盾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她不停地顫抖著。

    玨的手緩緩滑向盾的太陽穴,然后輕輕一按。

    “啊——!”盾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后就昏倒了。

    “你做了什么!?”

    玨瞥了眼在那邊大喊的噬刃,然后解開了盾身上的束縛。

    可是被松綁的盾并沒有立刻醒來,而是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時不時地還發出了哀嚎。

    “這是一種比較低端的幻術罷了,但是足以致命。”玨跨過地上的盾,然后又走向了噬刃,“在這個幻境中,被困住的人會不斷地受到來自名為絕望的攻擊,到最后,被困住的人會完全失去理智,變成一具活死人。怎樣?見到自己心愛的人要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肉體,你是怎么想的?”

    “卑鄙!”噬刃大喊。

    “你還真有力氣喊呢。”玨照著噬刃的頭就是一腳。

    雖然能聽到明顯的骨折的聲音,但是噬刃并沒有因此死掉——玨控制住了力道。

    “到現在還在反抗我嗎?真是不知道你為什么這么愚蠢。”玨在噬刃的身邊環繞著。

    噬刃沒有說話,而是呆愣愣地看著桌子,麻木地聽著身后盾時不時發出的尖叫。

    玨這時候拿出了一個水滴沙漏。

    “當這個沙漏漏完的時候,那個女的就會徹底失去理智,到時候,你就沒有后悔的余地了。”玨說完就到一旁坐著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沙漏中的水滴滴下的聲音是如此的撓人。

    這些時間不僅是對盾的折磨,還是對噬刃的虐待。

    “還有一點點時間了哦……”玨小聲說。

    噬刃吃力地轉過頭去看著盾。不知道噬刃是不是被打得出現了頭腦問題,她好像聽到從盾那邊發出了微弱且病態的笑聲。

    這就是理智快要消失的前奏嗎?

    沙漏里的水越來越少,噬刃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

    “田央城……”噬刃說,“田央城與我們進行的交易……”

    “田央城?”玨聽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后走向他,“牽線的人是誰?”

    “牽線的人……”噬刃聽后回想著。

    玨知道,像是 貴族在尋找殺手的時候一般都會有一個牽線的人,而這個人一般是黑白通吃沒有組織的人,不過這種人所掌握的情報更多。

    “好像是個穿著挺怪異的家伙……還帶著手套,而且瞇著眼……”

    霧?!玨聽了噬刃的描述后就想到了是誰。

    “求求你,放過盾吧……”噬刃小聲乞求著。

    “別急,還有一個問題。”玨蹲下來問,“那個牽線的人,是以什么身份與你們接觸的?”

    “這一點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是個大官的樣子求求你快放過盾吧!”噬刃以驚人的語速回答了玨。

    “好吧。”玨站起來,準備走向盾給她解除法術,但是玨走到一半的時候停下了。

    沙漏中水滴的聲音沒有了,盾也像是死過去了一樣地躺在地上。

    “看來晚了呢。”玨無關己事地說。

    “盾……?”噬刃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盾。

    過了幾秒,他才意識到盾已經被法術奪去了意識。

    “你個混蛋!”噬刃抓起一把劍就想要砍向玨。

    但是玨一腳將劍踩到地上,然后他冷眼看著噬刃:“不是沒給你時間,只不過是你沒有把握好時間。”

    玨說完就拋出了手中的白金幣然后說:“這是你的報酬,剩下的你就自己看著辦吧,打算照顧這家伙一輩子也好,或是另尋新歡也罷,你自己隨便選。我還有別的事情就先走了。”說完,玨就打算離開。

    噬刃哭著爬向盾,試圖喚醒她。

    真是可悲,難道不明白我說的話嗎?

    玨看著噬刃想。

    噬刃抱著盾,抱著那個如同死尸一般沒有任何反應的盾。他不停地喊著對不起,可惜盾沒有任何反應。

    玨沒有離開,而是在門口靜靜地看著撕心裂肺的噬刃。

    感覺不錯。

    玨這么想。對玨來說,現在的噬刃和以前的他是那么的像,這對玨來說有一種找到集體的感覺。

    對,沒錯,不能單單讓我一個人這么痛苦,要更多的人,更多的人和我一樣,品嘗著和我一樣的痛!

    鬧騰了好一會之后,噬刃終于是要認清事實了。他擦拭了一下盾的臉,然后將自己臉上的淚水擦凈。

    “抱歉。”噬刃低語道,然后他俯下身子,親吻著盾。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吧。要是想要復仇的話隨時歡迎。

    玨覺得不會在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發生了,于是他轉身打算離開。

    正當玨打算關上門的時候,他突然感受到了周圍的一股氣息的復蘇。

    怎么可能?!

    玨猛地回頭看著噬刃懷中的盾。

    只見盾那垂在地上的手指突然彈了一下,然后盾原本暗淡的眼睛慢慢恢復了神采。她的手慢慢向上抬起,然后抱住了在她身邊的噬刃。

    “噬刃?”盾慢慢移開了臉,然后看著面前的男人。

    “盾!”噬刃見到盾復蘇后喜極而泣,一把抱住了盾。

    玨驚訝地看著面前發生的事情,然后他顫抖著手將門關上。

    怎,怎么可能?!明明,明明應該死掉才對……為什么!?這!

    玨用拳頭猛地捶向了走廊的墻壁,他的重拳將墻壁瞬間打出了一個凹陷。

    為什么?!為什么他的女人可以復蘇?!為什么還是只有我一個人背負著喪失愛人的痛苦?!為什么!?這不公平!造世者!回答我!在你們的歷史中,我就是那個一直失去的人嗎?!我就不能像那家伙一樣觸發奇跡嗎?!

    內心中的嫉妒與委屈成為了玨怒火的燃料,他甚至想現在就提著刀折返回去將那兩個家伙殺死。

    但是……

    這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將痛苦強加給別人,我依舊什么都沒有……唯一獲得的,只有被認同的慰藉。

    玨長嘆一口氣,他只能緩緩的說了句:“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太無聊了……但是,太偉大了……”

    玨走出了這個建筑——一個已經廢棄的地下醫療所。

    “好了,回去吧……”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