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版南崩壞 0為狂歡而準備
    幾天后,玨順利出院。至于為什么玨能夠出院以及玨的體質問題對當時所有的醫療人員來說一直是個謎。

    不過玨出院的事情被柯恩給蓋了下來,并且對在玨的生死問題上也采取了搖擺不定,生死難說的態度。

    不過玨已經被秘密送到了柯恩特意為玨準備的房屋中。

    今天,柯恩給玨帶來了一個禮物——歐陽踏雪。

    歐陽踏雪跪坐在玨所在房間的正中央等待著。

    歐陽踏雪她一大早就被獄警給粗暴地弄醒,然后就被人給一下子帶走了。

    至于為什么被帶走,帶走后干什么她一點都不知道。她只是被告知要在這里等待著,等待著叫她來這里的人。

    這時候,有人出來了。聽到腳步聲的歐陽踏雪想聲音的來源處看去,然后直接被嚇傻了。

    “主上?!”歐陽踏雪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玨之后不免淚流滿面。

    “你這家伙還真是愛哭呢。”玨哼笑了一下后走到位子上坐了下來。

    “主上,您沒事?”歐陽踏雪說。

    玨張開雙臂展示了一下,然后說:“我活得好好的。”

    歐陽踏雪聽后松了口氣,畢竟當時玨可是被打得不成人樣,場景可是相當恐怖的。

    玨深呼一口氣,說:“那么,說說吧,你的事情。”

    玨冰冷的口吻讓歐陽踏雪僵直了身子。

    歐陽踏雪深知自己的立場。她是玨的奴隸,隨便找別人幫忙是不對的,以自己的身體作為籌碼更是錯上加錯。也就是說,今天玨是過來問罪的。

    玨見歐陽踏雪不敢說話,就說:“柯恩給我寫信了,關于你的事情。”

    歐陽踏雪聽后立馬叩拜在了地上。

    玨閉上眼,然后嘆了聲氣,說:“我是多么的相信你,我給了你這么多的自由,可是你呢?你給我的回報是什么?”

    歐陽踏雪顫抖著身體,她感到很害怕,她不知道接下來玨會用什么辦法來處理她。

    “柯恩吧所有的事情都給我說了。”玨平靜地說。

    歐陽踏雪身上單薄的襯衫已經被冷汗給浸濕,窺探過玨記憶的她深知玨會用什么辦法來對付叛徒的。

    “但是你又為什么要去酒吧借酒消愁呢?”玨輕聲問。

    歐陽踏雪聽后立馬抬起了頭,因為她知道這是她最后一次機會了。

    正當歐陽踏雪打算開口的時候,玨直接說話了:“我猜猜吧,你是因為沒有人會幫你消滅歐陽尋而感到絕望以及痛苦是吧。”

    歐陽踏雪瞪大了眼睛看著玨。

    其實,柯恩那天晚上給玨的信里寫了關于歐陽踏雪過來找他并且通過**的方式來慫恿他消滅歐陽家。不過柯恩寫了另一點——他拒絕了歐陽踏雪,他根本就沒動歐陽踏雪。

    柯恩明白如果自己答應了歐陽踏雪的請求后會發生什么。但是柯恩沒有理由這么做。

    歐陽家現在是版南國最大的家族勢力,因此想要除掉歐陽家是不太現實的事情。何況在現在的情景下柯恩根本就沒有對歐陽家下手的理由。柯恩和歐陽尋是合作關系,一旦柯恩向歐陽詢發動進攻的話就有可能出現歐陽家的反攻最后導致版南國從內部傾覆。況且外面的敵對勢力虎視眈眈,版南國的內亂勢必會削弱邊境的防御力。因此對柯恩來說,與其做這種危險的一時爽快,還不如過現在的好日子呢。

    紅顏禍水——這時當時柯恩對歐陽踏雪的評價。

    與此同時,他也考慮到了玨那邊的態度。雖然柯恩明白玨不是那種意氣用事的人,但是他也不敢忽略男人的尊嚴這個問題,也正是在柯恩看來歐陽踏雪是玨的女人,所以他就沒敢動歐陽踏雪,在他看來能減少和玨敵對的可能性就去減少。

    在諾曉依向柯恩報告歐陽踏雪被抓了后,柯恩喜出望外并馬上給玨寫信傳遞了這個消息。

    在他看來,這是賣給玨人情的一個好機會。

    歐陽踏雪來著柯恩不是柯恩說了算的,所以柯恩最后的決策才能決定柯恩在這次事件中擔任著什么責任。柯恩將歐陽踏雪過來并表達的意思如實告訴了玨,這使得兩邊誰都不欠誰。而歐陽踏雪被綁架的消息經由柯恩告訴玨,這就代表著柯恩將一個關乎玨財產的安全問題告訴了玨,這樣一來無論歐陽踏雪最后是死是活,玨都欠柯恩一個人情。

    對柯恩來說,玨能欠他人情是一件極好的事情,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將玨留在這里。

    不過機會只是機會,畢竟綁架歐陽踏雪的人是版南國的人。因此玨也一定會對版南國產生不好的印象,所以柯恩決定如果玨想要找綁架歐陽踏雪的人報仇的話,那他一定會幫忙的——即便對手是歐陽尋。

    其實,在玨去救歐陽踏雪的時候柯恩也一直在躊躇是要幫玨還是幫歐陽尋,亦或是保持中立。但是在玨復蘇的期間,柯恩接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情報使得他直接將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玨這一邊。

    柯恩在玨復蘇前幾分鐘接到了來自前線的消息:所有敵人全部退兵,究其原因是在邊境處出現了近百名龍族士兵。

    在接到這個消息的瞬間,柯恩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玨的準備。他猜測玨已經準備好了在版南國內部發生動亂的情況下保證外部勢力不會入侵。這些龍族士兵一定是玨叫來的。

    龍族擁有著絕對的勢力,他們身為王種,有著碾壓一切的力量。況且現在百越洲沒有一個強大到能夠統一整個百越洲的人族政權,超越者也不能在一瞬間集結,所以版南國的接壤國家一定不會傻到和龍族叫板。

    柯恩感受到了一種機遇感。他認為這會是整頓國內的好機會,同時也是統一百越洲的好機會。龍族在這里蹲著,所以其他國家一定不會輕舉妄動;而版南國有玨作為潛在人質,龍族也不會對版南國做什么,因此,最好的機會來了。

    當初在去醫院看玨的時候柯恩就在竊喜,他認為玨真是幫了他個大忙了,同時自己搶在歐陽尋之前將歐陽踏雪帶走也做得很好,成功地給自己又添了一分砝碼。總之,現在的柯恩有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感覺。

    他很期待,期待著接下來玨會有什么舉動。歐陽尋在玨的眼皮子底下做了那么過分的事情,玨一定饒不了他。但是玨要用什么辦法來完成自己的復仇呢?他有什么打算?身為輔政官的玨沒有理由對版南國再進行干涉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他最多待到林風眠登基。

    柯恩期待著,期待著玨的處事方案。

    再說回玨他們。

    玨將柯恩信中的內容對歐陽踏雪復述了一遍,歐陽踏雪則是呆愣愣地跪在地上聽,完全沒什么反應,也不知道她聽懂了沒。

    玨起身走進歐陽踏雪,然后彎下腰用手撫摸著她的臉頰低語道:“你,愿意成為我的附屬品,我的所有物,永遠地侍奉于我,忠誠于我,對我言聽計從嗎?你愿意拋棄原有的身體,獲得嶄新的救贖嗎?”

    歐陽踏雪聽后身子一顫,她能感受到玨說著玨話時的危險——宛若一個極惡的惡魔再將一個人引入深淵一樣!異常的危險。

    歐陽踏雪如同受到了驚嚇一般顫抖著身體看著前方。

    玨又直起身子俯視著歐陽踏雪。

    禁斷,沒有被人所記住的僭越者法器。但是它又是那么的強大,那么的恐怖,只可惜它的本體已經被毀,它的存在已經消失。但好在禁斷的力量以另一種方式被寄存了下來——靈魂纏繞。

    歐陽踏雪的靈魂和禁斷的力量纏繞在了一起,也就是說歐陽踏雪可以將禁斷再次展現出來,她的身體就是禁斷的容器。

    玨知道該如何將禁斷從歐陽踏雪的體內拿出來,但是要滿足兩個條件中的一個——禁斷或背德。

    如果歐陽踏雪做出了禁斷或是背德的事情的話,那么她體內的禁斷就會被激活,這樣一來玨就能輕松地將禁斷給提取出來。

    但是背德和禁斷的效果觸發條件有些苛刻,并且都要在歐陽踏雪處于自愿的前提下進行。背德是需要歐陽踏雪做出違背常理人倫的事情,這也使玨為什么要帶歐陽踏雪去上朝的原因,他希望能借上朝的機會讓歐陽踏雪認識更多的人,這樣的話就能給歐陽踏雪進行通奸的對象。自然,柯恩是被當成了玨的首要人選,畢竟他那對歐陽踏雪吹垂涎欲滴的樣子讓玨很滿意。

    玨拒絕歐陽踏雪的理由也在于此——他想要讓歐陽踏雪通過出賣色相的方式來達成自己的目的。起初玨在看到柯恩給他的信的時候很是高興,因為他認為這樣的話就能將禁斷給拿出來了,但當他看到柯恩再三強調他沒有動歐陽踏雪的時候玨很失望,他覺得自己的計劃失敗了。

    至于另一個禁斷的條件玨更是連想都沒敢想。禁斷的觸發條件是近親婚姻或是和玨發生關系。但是玨深知自己不能動歐陽踏雪。不過玨在見到歐陽尋那對歐陽踏雪厭惡至極,恨之入骨的態度的時候他更加確信了禁斷這個方案沒戲。

    在玨為了救歐陽踏雪而住院的這段時間里,玨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只能接納歐陽踏雪。

    玨迄今為止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以將禁斷從歐陽踏雪體內取出而進行的準備,也就是說玨還有另一種方法就是將禁斷從歐陽踏雪的體內激發出來,讓歐陽踏雪成為使用禁斷的人,借歐陽踏雪的手殺了玨。

    這個方案被玨認為是第二方案,這也是玨讓歐陽踏雪進行體能訓練的原因。玨做事情向來都是兩手準備。

    玨這次叫歐陽踏雪來的目的也就是為了實行對歐陽踏雪的第二方案。

    歐陽踏雪發著呆,而玨就在旁邊靜靜地看著歐陽踏雪。

    十分鐘以后,歐陽踏雪緩過神來,她看著玨,然后反問道:“主上,您的意思是說我要一直跟在您的身邊嗎?”

    “嗯。”

    “這樣的話就是說您沒有拋棄我的理由,會對我一直不離不棄是嗎?”

    “額……沒錯。”玨感覺歐陽踏雪在表達上有些曖昧。

    “也就是說……我,我可以認為這是您的……求婚嗎……”歐陽踏雪嬌羞地低下了頭。

    歐陽踏雪雖然沒能確定決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但她還是對玨的身份地位以及長相很滿意的,畢竟這么有能力的人世間又有幾個?能找個這樣的丈夫安穩生活一輩子對于版南國的女性來說可是件夢寐以求的事情。

    “哈?”玨聽后發愣了。

    他覺得歐陽踏雪這妮子又搞錯了他的意思。有時候玨總是會不自主地想,為什么他身邊的女性更總是會以一種奇怪的思維來考慮玨所說出的話。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自戀了,老是以為身邊對自己有意思的女性太多了。

    現在女性的擇偶標準變成這樣了?以前我都沒這么受歡迎啊……

    玨緩緩地說:“我還不想……”

    玨本想要直接跟歐陽踏雪說明的,但是他發覺歐陽踏雪的眼神里面是期待一類的情感。

    這妮子……忘了自己剛過來時候的害怕的樣子啊……

    “看你表現吧,我可不想要和一個可能出軌的人在一起。”玨這么說著。

    歐陽踏雪聽后縮了一下身子,但依舊是小聲地說了一句:“我會努力的……”

    玨的耳朵捕捉到了歐陽踏雪的話,然后他嘆口氣坐到原來的座位上,他說:“說說吧,你的決定。但你要記住,一旦接受了,就無法改變了,你的一生基本上就完了。”

    玨冷眼看著歐陽踏雪,他知道先前跟歐陽踏雪說的事情都是空頭支票。歐陽踏雪終歸是人族,壽命上就跟不上玨,結婚什么的完全不可能。

    “主上,我……”歐陽踏雪剛打算說出自己的想法,就又被玨打斷了。

    “事先聲明,我當初要你是有原因的。”

    歐陽踏雪停住了,她看著玨。她也很好奇是什么讓玨決定收養她。

    “僭越者法器你聽說過嗎?”

    “是那十二件禁忌的法器嗎?”歐陽踏雪問。

    “十二件,你這邊也是這個答案啊……”玨聽后苦笑著小聲說。然后他擺正了臉說:“聽著,僭越者法器中有一件法器被損毀了,因此沒能被記錄在案,而那個法器現在已經與你的靈魂融為一體了,可以說現在你的身體就是那個法器的容器。”

    歐陽踏雪聽后不自覺地拍了拍自己的身體。雖然動作看上去很妖嬈,但玨沒有管,而是繼續說著他想要說的事情。

    “我需要你體內的法器,因此我需要你將你的一切奉獻給我。窩所想要的并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身體里的法器,僅此而已。”玨說完看著歐陽踏雪的眼睛問:“怎樣?現在還想要遵從于我嗎?”

    歐陽踏雪聽后低下了頭。雖然早就知道了玨并不是因為貪圖她的美色而要的她,但聽玨親口說出這個很是直男的話之后她還是有點失落。可是歐陽踏雪也意識到了現在的自己如果離開了玨的話就會活不下去。

    “是的,我會聽從您的一切安排,遵從您的一切指令,將您的命令看作是之高的指令。即便是危機我的生命我也不會退縮,即便是讓我放棄最珍貴的東西我也會欣然接受,因此主上,請您接受我,接受沒有任何力量的我。”歐陽踏雪說完就叩拜在玨的面前,等待著玨最終的決定。

    歐陽踏雪知道,這樣一來自己就會走上一條不歸路。她明白,僭越者法器是為了殺戮而被創造出來的,因此自己如果從玨那邊得到了能夠釋放體內力量方法的話,那么她就要面對殺戮和死亡。

    每天活在悔恨、痛苦、驚恐以及仇恨中嗎……這不和我平日的生活差不多……

    歐陽踏雪想。

    玨站起身來走到歐陽踏雪的身邊,然后他用手抵著歐陽踏雪的下巴說:“好,不能反悔了。”

    說著,玨就將手放在了歐陽踏雪脖子里的項圈中,然后一用力就將其掙雖。

    “你不需要這個了。”玨將項圈扔到一邊,然后又說:“準備一下,要進行激活儀式了。”

    “啊……”歐陽踏雪傻愣愣地說。

    激活儀式什么的她是一點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像玨這種人整天腦子里在想什么。

    突然,玨說:“你的衣服很礙事啊,把衣服脫了。”

    “誒?”現在的歐陽踏雪更傻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