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 商女為妃:世子大腿缺掛件嗎 > 章節目錄 第1134章 回程

章節目錄 第1134章 回程

 熱門推薦:
    尹盛玉覺得冤枉,他雖然脅迫了程嬌娥跟在自己身邊,但后來全憑程嬌娥自己的選擇,就連尹盛玉都覺得程嬌娥如今留在自己身邊帶著一絲詭異和不穩定性,奈何程嬌娥不走他終歸是多了一個保障。

    如今知曉程嬌娥的蠱術很厲害尹盛玉也需要重新思量,擔憂不小心可能會被程嬌娥下了蠱,奈何尹盛玉這些都是多慮,程嬌娥隨身攜帶的也不過一只幻蠱蟲和那個遲暮蠱,除此之外身上便干干凈凈的了,自然也不會有別的蠱了。

    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尹盛玉都對程嬌娥更加客氣了,便是因為擔憂程嬌娥身上還有蠱毒。

    月傾華被程嬌娥威脅了,甚至身體里面還中了蠱著實臉色不好,見尹盛玉如此便更加氣惱,奈何尹盛玉的確沒有說假話,尹盛玉舉了舉手又放下,然后道,“其實就算程姑娘不這么做我也要思考一下如何能夠保障我的安全又得到王上手中的玉石,現在不過是程姑娘率先幫助我做了罷了。”

    尹盛玉從來也不是善良之輩,雖然今日程嬌娥的做法讓尹盛玉驚訝,可他不會阻攔,也很贊同,月傾華縱然氣惱,奈何此時根本沒有辦法離開,此時身陷囹圄大概也是月傾華長大之后最狼狽的一次。

    “若沒有我阿姐的功勞,你以為你能夠這么輕易的掌控本王么?”

    尹盛玉搖頭,“我也從未小看過王上,王上的心思深重,我不敢比擬,所以借助長公主的手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若非王上自己放棄了長公主的幫助,也許現在不是這樣的局面。”

    尹盛玉也嘲諷了一句不再多說什么,只是道,“王上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再和程姑娘來聽一聽王上你的選擇。”

    不再等月傾華開口,尹盛玉已經轉身出了門,并且囑咐手下好好看守,月傾華受了傷,再加上他只有一個人,無論如何也不會逃走的,尹盛玉還派了許多人看顧。

    門外站著伯勞,似乎發覺尹盛玉臉色有異開口詢問道,“主人,發生什么事情了么?”

    “沒有,程姑娘回房間休息了么?”

    伯勞點點頭,“是,程姑娘已經回去休息了,主人是找程姑娘有事么?”

    雖然未曾察覺到程嬌娥的不對勁,可伯勞還是看出了自家主人臉上沒有消散的詫異和震驚,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可是出什么事情了?”伯勞對于尹盛玉一直把程嬌娥帶在身邊其實很不贊同,一方面是因為程嬌娥是個女子且沒有武力值,他擔憂若是遇見事情會拖累整個朱雀輪,另外一方面程嬌娥的身份實在是有些尷尬和危險,伯勞隱隱覺得自家主人對程嬌娥的心思絕非只是說說而已,他是真的很欣賞程嬌娥,甚至心生向往。

    伯勞也知道少主人尹千章之前也對程嬌娥有過這樣的心思,伯勞擔憂程嬌娥最后會成為影響尹盛玉做決定的一個的變數。

    “沒事,你好好守著西江王,絕對不能讓他離開。”尹盛玉不愿多說,而是朝程嬌娥住的房間走去,見屋子里面果然亮著燭光他才猶豫著敲了敲門。

    “進來吧。”程嬌娥開口,尹盛玉推開門走了進去,見程嬌娥坐在桌邊正在喝茶,那茶水已經冰冷了,可程嬌娥卻像是無知無覺一般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沉默的喝著茶,見尹盛玉進門才指了指座位道,“尹大人請坐吧。”

    “那蠱毒是真的么?”尹盛玉開口詢問。

    “怎么,難道尹大人覺得是假的,是我故意誆他的么?”程嬌娥不在意的笑笑,“那蠱毒的確是真的,而且發作的時間不需要一個月,若西江王臨時發難也好讓你我有喘息的機會,如此難道不好么?”

    “自然是好的。”尹盛玉居然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接話,程嬌娥笑道,“我知道尹大人在擔心什么,你必然是在思考我為什么要這么幫助你,是不是另有目的,若我當真有目的,尹大人又能如何呢。”

    “我只是希望可以和程姑娘坦誠相對。”尹盛玉道。

    “坦誠?”從尹盛玉口中聽到坦誠這個詞程嬌娥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嘲諷,奈何尹盛玉的模樣還當真是一本正經的,程嬌娥只是嘆息道,“我還不夠坦誠么,我的目的就是為了救出葉棠兒,如此而已,你我各有各的目的,并且需要借助一個人,我只是略微的施加手段,尹大人應該不會介意才是。”

    尹盛玉點頭,“程姑娘愿意幫助我我自然是高興的,只要姑娘是真心幫助我便好,千萬不要還有其余的心思,如此我便更加開心了。”

    程嬌娥不愿多言,知道尹盛玉對自己的戒備不會減少,自己的存在始終都是尹盛玉可以利用的一件工具,她也從來不曾抱有更多的幻想。

    “如此就算你得不到兩塊玉石,但至少得到一塊是沒有問題的了。”程嬌娥道。

    知道程嬌娥說的沒有問題,尹盛玉自然還有別的思量,他還在算計自己能不能得到這三塊五方玉中的真正的那兩塊,而不是拿到假的,若程嬌娥的計劃最后能夠成功,那么無論如何自己都會拿到一塊真正的五方玉了。

    屋子里面一時沉默,尹盛玉起身道,“程姑娘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會來叫姑娘和我一起去詢問西江王最后的選擇的。”

    等到尹盛玉離開,屋子里面只剩下了程嬌娥一人,程嬌娥沉默的坐在鏡子前緩慢的梳理著自己的長發,她自然知曉尹盛玉的心思,恐怕他也在思考自己能不能拿到真正的五方玉石,程嬌娥是希望尹盛玉能夠拿到的。

    連續幾日的奔波讓程嬌娥覺得十分疲憊,她梳理完長發便躺在了床上,此地客棧偏僻,床褥很堅硬,但程嬌娥還是努力試圖睡著。

    一閉上眼,程嬌娥眼前便又浮現出商裕的模樣,無論是意氣風發的商裕,還是后來消沉的商裕都早已經刻在了她的心頭,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