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正文 355、渣男的智慧
    “我靠,陳哥你別嚇我好不好!”

    在陳漢升陰惻惻語氣的烘托下,李圳南明顯感覺胳膊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臉上肌肉也緊張的湊成一堆,他倒沒懷疑陳漢升是假的,就是對他恐嚇自己的行為有些郁悶。

    “你也是20歲的人了,怎么還會怕鬼呢。”

    陳漢升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取笑李圳南。

    “我才19呢,比你們都小一歲。”

    李圳南拿起掃帚開始打掃衛生,其實他早就想這樣做的,不過就是有些害怕,寧愿坐在椅子上看電腦。

    陳漢升整理好行李,也幫忙打掃衛生,李圳南看著很有意思:“陳哥,還記得大一報名的時候,你是第一個打掃陽臺的嗎?”

    “怎么不記得。”

    陳漢升笑著說道:“當時你和老楊還要過來幫忙呢,老郭和金洋明都是懶鬼,老戴就不提了。”

    “當初我們都以為你是老實人。”

    李圳南自己也笑起來,大學一年半下來,如果說宿舍里六個人感情很深,那是裝逼的大話,因為上了大學都是成年人,誰都有自己獨立的思想。

    不過至少在陳漢升把控下,602沒有發生過孤立某個室友的行為。

    以前李圳南宣傳火箭101時見過那種冷戰的宿舍,室友各做各的事,不打牌也不吹牛逼,互相經過都不打招呼的,冷冰冰的氛圍讓李圳南一刻都待不下去。

    兩人打掃完宿舍,李圳南又把家里帶來的土特產拿出來。

    阿南是粵東人,特產也很有粵東的特點,這是自家曬干的橘子皮,他們那邊也叫陳皮。

    “陳哥,你平時抽煙比較多,偶爾泡兩片可以健脾清肺。”

    “噢,謝了。”

    陳漢升搖晃著一小罐又黃又干的橘子皮,馬上就取出一片泡在水里,嘗起來酸酸甜甜的味道。

    接下來陳漢升就專注的打游戲,李圳南坐在一邊看熱鬧,他現在也不害怕,尤其剛才這一層樓也有宿舍來人了,李圳南雖然不認識,不過心里愈加安定。

    “陳哥,我們都大二下學期了,我感覺自己什么都沒學到,有時候心里還蠻惶恐的。”

    李圳南看著陳漢升:“你有這樣的感覺嗎?”

    陳漢升笑著搖搖頭,這也是大學生普遍存在的現象,他們終于認識到大學里的知識在實際生活中沒什么卵用,難免有自我否定的想法。

    “你不是兼職了嗎?”

    陳漢升手指“啪啦啪啦”的打游戲,嘴上還問道:“難道賺的錢還不能給你帶去精神寄托?”

    “可以的。”

    李圳南點點頭承認:“要不是這份兼職,這種空虛感只會更加放大,我現在能理解金哥和老楊了,大學生活太無聊了,不打游戲的確沒事做。”

    “談個戀愛吧,阿南。”

    陳漢升抽個空說道:“大學里感到無聊了談個戀愛,感到寂寞了談個戀愛,覺得自己要被掰彎了更要談個戀愛,沒有什么不是談一次戀愛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分手再談一次!”

    ······

    第二天陳漢升陪著沈幼楚吃了飯,自己搭車趕回港城了。

    他沒有開停在學校里的夏利,因為陳漢升對蕭容魚謊稱“走親戚了”,開著夏利回去很難圓回來。

    像這種同時和幾個女孩交往,如果不會撒謊和套路,根本沒辦法的,最關鍵是心一定要狠,假話要說的自己都認為是真的,這樣聰明的小魚兒才不會懷疑。

    或者說即使懷疑,她也找不到證據。

    至于套路,陳漢升也早就準備好了。

    他在港城客運站下車后,來到旁邊報刊亭:“有沒有交通報啊,就是那種開車撞死人的新聞。”

    “不知道,你自己找找看。”

    報刊老板是個中年人,瞅了一眼陳漢升沒怎么搭理,要不是陳漢升說著港城的方言,他都不想回復。

    大過年的找這樣的新聞,腦袋有洞吧。

    陳漢升笑嘻嘻的掏出10塊錢遞過去:“大叔,我是城北駕校的老師,有個學生剛學完車就想上路,怎么勸都沒用,所以我就想用真實發生的新聞提醒一下,你要是能幫個忙,這10塊錢我就不要你找零了。”

    陳漢升以前偶爾也刷知乎,在那個網絡平臺上,他時而是“腳踏N只船的浪蕩帥逼”,時而是“被妻子綠了的苦逼中年人”,時而是“在某國際高端研究所供職的工程師”,時而“在紐約生活20年以上的美籍華人”。

    總之,他的身份可以根據題主要求隨意變化,反正都是現編的。

    “這樣啊。”

    中年人看在錢和正當理由的份上,開始仔細的搜尋,這種新聞不難找,隨隨便便就給陳漢升找了好十幾份。

    “新手上路慌亂出錯,踩錯油門撞死5人。”

    “本報訊,春節假期返潮途中,我省共發生11次交通事故,提醒各位車主勿要疲勞駕駛。”

    “京港高速發生大貨車側翻,造成強烈堵塞。”

    ······

    陳漢升滿意的點點頭,又專門挑了兩份女司機開車引起的交通事故,微笑著和老板告辭離開。

    他這是有目的,雪佛蘭雖然是給小魚兒買的,但是陳漢升不想讓她開去建鄴,因為那樣從東大來到財院就是一腳油門的事,陳漢升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

    什么時候小魚兒可以把這輛車開去建鄴呢?

    對陳漢升來說是越慢越好,至少要在沈幼楚婆婆來建鄴以后,這樣沈幼楚就多了一個地方可以安排,兩人不至于碰面。

    再出現意外,修羅場的規模要超過想象,盡管陳漢升已經埋下了各種伏筆,也一環套一環的預備了各種方案,可想想還是很驚悚。

    不過呢,“開車”這個事陳漢升自己不能反對,這樣反而會讓小魚兒懷疑,所以就交給老蕭和老呂了。

    開學之前,陳漢升接到小魚兒的電話邀請去家里吃飯,他就悄摸把報紙帶在身上。

    蕭容魚好幾天沒看到陳漢升,不過他走親戚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小陳,你可來了,有個事想讓你評評理。”

    蕭容魚拉著陳漢升來到父母面前:“車是小陳買的,你們憑什么不讓我開去建鄴啊,我也有駕照的。”

    原來她家早就會這事爭執起來了,看來是小魚兒1比2處于下風。

    “閨女,爸爸不是不讓你開。”

    “女兒奴”老蕭仔細的解釋:“你那個駕照不怎么正規,駕校老板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故意讓你盡快考過的,你的實際駕駛經驗太少了。”

    “小陳也是兩天就過了啊。”

    小魚兒不依不饒的說道:“他怎么就能上路。”

    “他開的好啊。”

    蕭宏偉指著陳漢升:“男生對機械的悟性要好一點,漢升當初好像摸兩圈就很熟練了,教練都不敢相信。”

    “誰說女司機就不如男司機的。”

    小魚兒噘著嘴反駁,然后求助似的看向陳漢升:“小陳,你覺得呢。”

    “我支持你開車去建鄴的。”

    陳漢升不僅沒反對,而且很堅定的說道,甚至還和蕭宏偉夫婦勸解:“蕭叔,呂姨,不熟練也沒關系啊,多上路幾次就可以了,永遠不敢開車那永遠都學不會的,以后開車不再是一種職業了,只是生活中的必備技能。”

    “這······”

    看到陳漢升支持小魚兒,蕭宏偉和呂玉清有些猶豫,他說的也有道理。

    “謝謝你,小陳。”

    小魚兒沖著陳漢升甜甜的一笑。

    “那先吃飯吧,爸爸再考慮考慮。”

    蕭宏偉決定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吃完飯以后,呂玉清收拾完畢坐到沙發上,隨手抓起旁邊的報紙看起來。

    不過看著看著,呂玉清保養得當的臉色突然生硬起來,呼吸都跟著急促,她“啪”的一聲把報紙摔在茶幾上,根本不敲門的推開蕭容魚的臥室。

    “小魚兒,我和你說,只要我還是你媽,你就休想開著車去學校!”

    ······

    (再強調一次,不建議學習,不過記得點贊啊,愛你愛你喲。)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