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猛爹 > 正文 第六十章 小魔女丁彩鱗
    丁曼柔將丁力從門口推進來,發現丁鵬正在剝桔子。

    “你是怎么做到的?”

    將丁力從小推車上抱下來,丁曼柔坐在丁鵬旁邊,問道。

    這個問題丁鵬根本沒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所以她心里還是很好奇。

    丁鵬見丁曼柔還問這個問題,笑著將剝好的橘子遞給她,道:“我不是給你說了嗎?我說你人好工作能力又強,他們不應該把你開除的。”

    “哼,我才不信。”

    對于丁鵬的這個撇腳的理由,丁曼柔壓根就不相信,就算自己的能力再強,人家老板也不可能親打電話請自己回去的,肯定還有別的理由。

    但是丁鵬不說,她也只能滿腦子瞎胡猜了。

    丁鵬看到丁曼柔抿著嘴哼了一聲,這貨渾身一哆嗦,心說漂亮的女孩子撒嬌真的超級無敵啊,隨便一個動作就能讓自己差一點失控。

    見酒鬼老爸看著自己,丁曼柔往嘴里塞了一瓣橘子,道:“怎么了?”

    丁鵬笑著搖了搖頭,道:“沒什么,以后你也要這么開心的生活,知道嗎?”

    “......”

    丁曼柔低下了頭,一邊嚼著橘子一邊眼睛嘰里咕嚕轉,突然噗嗤一下自己笑了起來。

    “笑什么?”丁鵬不明所以的問道。

    “沒什么,就是感覺現在有一種不真實的幸福。”

    “呃~~好吧。”

    他將另一個橘子剝好,自己吃了起來,道:“你的問題結束了,那么現在咱們來說說另一個問題。”

    “啊?什么問題?”丁曼柔抬頭看著丁鵬,問道。

    丁鵬道:“你二妹啊,你知道的,我從那天在醫院醒來之后就很多事情忘記了,你能不能給我說說彩鱗的情況?”

    這一點丁鵬必須要了解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丁曼柔想了想那,道:“彩鱗的性格和我們三個都不一樣,從小就很好強,而且很外向,像個男孩子,她在我們這里有個外號,叫小魔女,小時候很多小孩子都怕她,見到她都會乖乖的叫大姐大,從小她就一副孩子王的樣子,只不過那時候還小,誰也沒有把這情況當回事,以為是好玩,而且......而且我媽也管不了那么多,她平常很忙,她走上這條路可能就是受小時候的影響。”

    “后來長大了,初中剛剛畢業她就不上學了,也是從那時候起她就開始往外跑,一開始每天還會回來,后來......有的時候兩三天回來一次,有時候也會一個星期回來一次,后來差不多半個月回來一次就很好了,每次回來對我和丁叮丁當都很好,她有時候也會帶點錢回來,給我們買點生活品,大部分都是空著手回來,我知道她在外面肯定過的也不好,只是她從來不給我們說,我也問過她,她總是說很好。”

    “我知道她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她,二妹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孩子,她只是太倔了,也太要強了,有一次她對我說,姐,那一天我賺夠了錢,我就買一個大房子,要有六間房,我們姐弟一人一間,媽媽一間......”

    說到這里,丁曼柔看了一眼丁鵬,因為這套房子里面沒有丁鵬的。

    她發現丁鵬在笑,這才接著說下去。

    “這也是她的目標,可惜沒有等到住上這樣的房子,我媽就走了,也就是從那之后,她回來的時候更少了,有時候一個月回來一次,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者說她在逃避什么,爸,彩鱗真的不是一個壞女孩,我們以前只是太苦了,都想努力的讓這個家變好,她只是用了另一種方式而已,你不要怪她好嗎?”

    說完,丁曼柔的眼淚流下來了,她很心疼二妹,可是她又毫無辦法改變這一切。

    丁鵬點點頭,笑道:“我怎么會怪她?你們是我的孩子,她也是,你剛才說的沒錯,如果以前的時候她是在努力,現在應該是在逃避,或者說她不想看到我,這些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要錯也是我的錯,她是無辜的,等到晚上吃過飯之后你們在家,我去慕尚酒吧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也該回來了,這個家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家,少了誰都是不完整的。”

    “爸......”

    “嗯?”

    “你見到她不要打她好嗎?”

    “打她?為什么要打她?應該她打我才對,只要她能夠接受我,就算拿棍子抽我我也不會還手的。”

    “......”

    說著,丁鵬揪了點橘子喂給了小丁力,結果小家伙剛一吃到嘴里面就被酸的渾身哆嗦,小臉都皺成包子了,嘴里的橘子趕忙吐了出來用小手接住,看了看手里把自己酸的差一點尿褲子的東西,下一刻小家伙又塞嘴里了。

    雖然還是被酸的齜牙咧嘴的,可最后他竟然沒舍得吐出來,直接吃下去了。

    正在眼淚打轉的丁曼柔看到這一幕,噗一下就笑出來了,趕忙將丁力給抱了起來,道:“他還小,不能吃這些涼東西。”

    丁鵬哈哈笑道:“怎么不能啊?你看看他吃的多開心,不過小家伙長大了性格肯定也是倔的不行,都酸成那樣了竟然又塞嘴里吃下去了。”

    小丁力將嘴里把自己酸的不行的東西咽下去,然后伸著手又來要。

    這下丁鵬樂了,道:“你看你看,這家伙還上癮了。”

    說著,丁鵬直接給了丁力一瓣完整的,小家伙拿到之后就往嘴里塞,就算是酸的魂都快飛了還是不舍得扔。

    看到這一幕,丁鵬突然眼睛轉了轉,他站起身去廚房拿了個雞蛋,然后又將剩下的一個漂亮的酒瓶子拿了出來,最后找丁曼柔要了一支筆,一個計算器,自己又從兜里掏出一百塊錢。

    丁曼柔看著丁鵬一下找出來這么多東西,也不知道他要干嗎,問道:“爸,你干什么?”

    丁鵬笑道:“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將這些東西都準備好之后,一字排開放在沙發的一端,然后抱著丁鵬來到沙發的另一端,道:“看看他長大了能當個什么,如果他拿計算器,說明有當會計的潛力,要是拿筆呢,有當作家學者的潛力,那雞蛋呢,就說明是個吃貨,要是拿那一百塊錢以后就一定是個富翁。”丁鵬笑著解釋道。

    丁曼柔笑道:“這些都是沒依據的游戲而已。”

    “也不一定,要不然這個游戲也不能流傳這么久。”

    “那要是拿那個酒瓶子呢?長大后做什么?”

    “酒鬼......不是,酒廠的廠長。”

    丁鵬順口說了出來,結果說出來了才發現不對,趕忙改口。

    丁曼柔上去就將酒瓶子拿走了,然后換了個橘子,道:“就算酒廠廠長也不能當,當果農。”

    丁鵬:“......”

    這貨嘴角抽了抽,他發現現在雖然和大女兒的關系很融洽了,可是她的心底對酒這種玩意還是有抵觸的,說到底還是以前被酒鬼老爸傷害的太深,從靈魂深處懼怕這東西。

    “果農就果農。”

    丁鵬嘀咕了一句,然后將丁力放在沙發上松開手,指著前面的一堆東西,道:“兒子,過去拿一個,讓老爸看看你長大了有什么出息。”

    丁力的眼睛剛才就瞄準了沙發另一端的一堆東西,見丁鵬把自己松開了,小家伙直接就爬了過去。

    還別說,這一刻丁曼柔還真有點緊張了,雖然知道是個小游戲,可她還是希望弟弟能夠拿支筆或者是計算器。

    丁鵬也是饒有興趣的看著。

    丁力爬到沙發的另一端,小家伙突然不動了,坐在那里看著一堆東西不知道該拿哪一個了。

    小家伙心里還琢磨呢,這些玩意看著都挺有意思的,都想要,可是拿不完,到底要拿哪一個呢?

    “他怎么了?”丁曼柔下意識的問道。

    丁鵬笑道:“可能在想拿什么東西。”

    “這么小就糾結嗎?”

    “這叫思考。”

    “好吧。”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