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三國 > 章節目錄 洛陽卷(上) 第七十四章 賈詡授計
    “獻帝只開了脈,卻從來不修煉。他現在仍然是一等零重的狀態。”

    “什么?”史辛又是一驚。他的語氣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茫然不解,甚至有點歡喜……這位天之驕子,竟然沒有半點的修為?

    賈詡聳了聳肩,“這有什么奇怪的,你設身處地想一下,就知道他為什么沒有修煉下去。”

    史辛從震驚中緩了過來,見賈詡投來考驗的目光,他停頓片刻,就想到了原因,“應該有兩個原因:表明決心和示敵以弱。”

    “向董太師表明沒有反他的決心,讓董太師一時不會危害于他。沒有人希望被自己控制的人能力變強,獻帝很清楚這點。他變得越強,離死就越近。”

    “示敵以弱。從獻帝那天在圣殿的表現來看,他內心是渴望掙開束縛的。他一方面向董太師表示沒有異心,自己暗弱無能,對他沒威脅,一方面又在背地里做著些看似無心,實則有意的事情。事實上,他仍然將董太師視作敵人,雖然他故意放大了自己的弱點,但他一直在試探董太師的底線在哪里。”

    “獻帝無疑是聰明的。他看得出董太師短時間內不想殺他,因此他敢這樣做,這樣看來,獻帝膽子也是很大的。”

    賈詡一臉歡喜,鼓掌道:“不錯,不錯!雖然說得有點稚嫩,但大概也是這個道理吧!只是……”他嘿嘿一聲冷笑,“你低估了獻帝驚人的忍耐力和過人的心機。作為皇帝的他,有著最崇高的地位和名聲,卻比天底下最低等,最下賤的人都要低三下四。你知道太師怎么對他嗎……嘿嘿,這些不說也罷,總之聽了會讓你一年之內睡不著覺。”

    “這兩種最極端的地位放在同一個人身上,這個人還不依不饒地抗爭著,謀劃著,可想而知他是多么厲害的人。唉!生不逢時啊……”賈詡搖搖頭,苦笑著,“如果生在太平盛世,說不定是一個明君呢,可惜了,可惜了!”

    “所以啊,你為了小小挫折就唉聲嘆氣,斗志消沉,是不是太不應該了?”

    史辛臉色一紅,“前輩教訓得是。”他見賈詡今天談鋒甚健,厚著臉皮問,“前輩,如今朝廷什么狀況?你有什么要教我的?”

    “如今朝廷董太師一家獨大,還能有什么狀況?”

    “那呂布呢?他的手下也是忠心董太師?”

    “你小子知道得還挺多……呂布雖坐擁并州軍團,手下的張遼,高順俱是不世高手,更兼除了張遼以外的七健將……噢,對了,陳宮也是智計百出。但呂布只癡迷脈師修煉,于爭霸權術毫無興趣。領頭尚且如此,他的手下雖忠心耿耿,但暫時還是聽命于太師的。”

    史辛目光一轉,心想:陳宮這時候就效忠呂布了,倒是和歷史有了出入。

    賈詡臉色一肅,將臉收到寬大的衣服下面,嘿嘿干笑著,“說到教你……你得罪了李儒,也許明日出谷就會身死,我教你有什么用?倒是有幾句話要贈予你——低調做人,適時亮劍!多方討好,互相制衡,穩步向前。”

    史辛重復著這句話,皺眉問道,“四方討好……會不會被人說成是兩面三刀呢?畢竟誰也不笨,需要表態的時候輪不到我蒙混過關吧?”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隨機應變了。”說完這句話,賈詡再次將身子縮到衣服里,不再言語。

    史辛躺在床上,思潮起伏,一時睡不著。洛陽城里暗流涌動,多方勢力各懷鬼胎,剛才賈詡的一番教導好比金玉良言,點明了他以后一段長時間的發展方向。

    “現在升上了四等,反正左右無事,用天眼通看看太平心法下一層有什么要求和好處。”

    史辛一直以太平心法解毒,在領略了它比靈寶經更加高深的功法以來,更加愛不釋手,更加熱切地盼望修煉下一層。

    太平心法.原篇第二層:修煉要求:四等脈師,除純防御型脈師外,資質達到85,智力達到85,道術達到85。修煉結果,道術增加3點。

    史辛看到結果后,不由大失所望,甚至有點想破口大罵。三項數據達到85,是他接觸到所有心法中最高的要求了,但只加3點道術,這不是跟第一層的時候一樣嗎?顯然跟它的高要求不符啊。

    “張角給的太平心法是不是做假啊?”史辛再次質疑太平心法的真假,“但天眼通不會騙人的,也許……精彩在后頭?”

    史辛只能自我安慰,但一想到只加3點道術,他就興趣缺缺,只好蒙頭大睡。

    第二天,史辛一起床,只見桌上放了一張紙條,“我有事離開洛陽,珍重!”

    “什么事走得這么急,昨天也沒聽說。”史辛嘟噥著,匆匆吃了點東西,離開了皇家狩獵森林。

    皇家狩獵森林在洛陽的東面,而洛陽東門是朝廷大官的聚集地,一般平民不準通過。史辛為了躲避李儒,從森林的南面走出,繞一個大彎從洛陽西門進入。

    西門是眾多宗教,大家族分部的集中地,只是現在大早上的,許多地方尚未開門,顯得非常冷清。他辨明方向,不一會兒就走進了天師教洛陽分部。

    “史大哥,終于見著你呢!”周泰黑黑的臉上洋溢著真誠的笑容,“咦?你的修為精進了……”

    “哈哈!我現在是四等脈師了,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史辛給周泰來了個大大的擁抱,得意洋洋道。看到周泰旁邊的張寧也投來關切的目光,史辛同時跟她打了招呼。

    “太……太驚喜,太意外了。”周泰看著史辛精光閃閃的眼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來洛陽才一個余月,就上了一等多的修為,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史辛拍拍周泰的肩膀,見他驚喜之余又有些失落,不由安慰道,“我這一個余月經歷了多番生死,這樣的升級又驚又險,沒什么好羨慕的。”

    “之前賈詡來了一趟,說你平安無事,卻不知過中有什么曲折?”周泰問道。

    “此時說來話長,容我慢慢告訴你們。”史辛坐到周泰和張寧旁邊,說著這一個月以來的經歷。

    兩人聽罷,面面相覷,一時做聲不得。

    張寧道:“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史大哥,你的經歷真是匪夷所思,聞者驚心啊。”

    周泰則道:“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愿意。只是我沒有史大哥的能力,也許中了百彩花的毒就一命嗚呼了。”說完這句話,他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這李儒如此心狠手辣,手段卑劣,枉為一代高手。”

    史辛喟然道:“正所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誰叫我們技不如人?倒是我在百獸谷的時候想到了一個方法,或許可以快速提升你們的修為,你們可愿意一試嗎?”

    周泰和張寧如今才二等修為,做夢都想提升修為,被史辛這一說,當即喜上眉梢,連聲問道:“當然愿意,史大哥快說!”

    史辛正要說話,忽然聽得門外有人尖聲叫嚷,“請問史辛,周泰,張寧三人在嗎?”

    三人正納悶間,一個穿著太監服飾的人由天師教門衛領了進來。

    太監在得知眼前這個年齡和皇上相仿的人就是史辛時,頓時變得歡天喜地,“可終于把你盼來了,皇上有請三位進宮一見!”

    張寧低聲跟史辛道:“皇上已經派人來了五次,宣咱們三人一道面圣。也不知有什么重要事情,一再宣見。如今你回來了,正好一起去。只是……往常都是下午來的,不知為何今天這么一大早?”

    史辛一想到即將面見獻帝,心中頓時五味雜陳,復雜至極。

    周泰和張寧一對視,明白了對方眼里的意思。蔡琰是劉協的未婚妻,也是未來皇后,史辛鐘情蔡琰也是事實,作為皇帝的劉協沒有不知道的道理。到時史辛和獻帝一見面,到時肯定又尷尬又難受。

    周泰把史辛拉到一旁,在他耳邊低聲道:“史大哥,如果你不想見皇帝,咱們大可以一走了之,大不了不參加選拔賽了。寧兒那里,也是這個意思,拼著皇帝的抗旨之罪,咱們至少落得個安全的境地。到時我們投奔孫策或者天師教,也有大把前途,勝過皇帝妒性大發,將我們一網打盡。”

    史辛看著周泰真誠的眼光,心中感動萬分——這就是過命的交情啊。但該來的還是要來,這是他第一次和獻帝交鋒,為了蔡琰,他怎么都要提起這個勇氣。

    “獻帝也是人,我們也是人,不能因此而墮了威風。幼平就隨我會一會獻帝吧!”

    周泰全聽史辛的,只要他要去,就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張寧本來的態度也是無所謂,她是天師張角的女兒,也是天師教眾所周知的繼承人,她也不怕去,因此當周泰表明態度之后,她也就跟著去了。

    三人跟著太監,一路向東,從側門進入皇宮。太監怕三人多想,笑著解釋道:“陛下這次召見,是聽說天師教出了幾個少年英雄,想跟三位親近親近,跟國事無關。因此從側門而入,三位不要介意。”

    古時候講的是“名正言順”,從側門進去確實不夠光明正大。但無論什么理由,皇帝都不需要向臣下解釋從哪個門進宮,從太監的態度就可以看出獻帝的姿態放得有多低。
3d杀号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