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三國 > 章節目錄 洛陽卷(上) 第八十四章 植物人
    董奉此話一出,蔡琰瞠目結舌,心中仿佛掀起了一陣狂瀾。

    董奉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他知道蔡琰不敢說話,于是續道:“好教蔡小姐得知,在下也是左師門下。蒙左師相授杏林經,我才有今日的修為,才有今日'杏林春暖'的名聲。”他朝空中一拱手,“雖然左師有命,不能告訴別派人士這些秘密,但如果是同門的人,就不需要再隱瞞了。”

    這件事就像大石,壓在了董奉心中好多年,如今終于有些線索了,他頓時眉開眼笑。

    “既然是同門,我告訴你為什么我那么激動。左師傳授杏林經給我的時候,我就知道只適合三等到四等的脈師修煉。我也不以為意,很多內功心法都有修煉等級的限制。但當我越往后修煉,就越覺得奇怪。杏林經就像一部被掐斷了頭尾的內功心法,既沒前文,也無后章。但對照原文,又感覺它語焉不詳,應該有前有后才對。那時我就懷疑,杏林經是一部不完整的內功心法,左師出于某種原因把它掐斷了。”

    董奉重重吁了口氣,“我當然不能質疑左師的做法,但這個念頭一直縈繞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左師只短暫地留了幾天,吩咐我用功修煉,適當時候我們會重逢的,之后就一走了之。但一別幾十年,哪有左師的半點消息?更別提重逢一說了。”

    “這些年來,我闖下了不小的名頭,免費為百姓治病,其實也在暗中調查這件事情。可惜的是,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從南方走到北方,從貧窮的地方走到帝都洛陽,一直都得不到線索。天見可憐,終于在這里找到你們了。”

    董奉說到關鍵地方,語氣再趨激動,“剛才令師兄的真氣中有同宗同源的氣息,我就知道找對人了。據我猜測,靈寶經是杏林經的上卷,修煉等級為一等到二等。而杏林經修煉等級為三等和四等。你想一想,是不是那個道理?”

    蔡琰被董奉的情緒感染了,但遠沒有他激動。她定了定神,還是不敢松口,“董神醫不妨等幾天時間,到時等我師父到來,一切真相就會大白。”

    就在此時,忽聞外面一把焦急的聲音響起,“快,快!看看史兄弟到底怎么樣了。哎呀,怎么會受那么重的傷呢?嗚呼哀哉,史兄弟千萬不要有事啊。”

    來人手長過膝,一雙大耳,面色極善,正是劉備。劉備身后,跟著巨人般的關羽,而周倉則像小弟一樣跟在關羽身后。他的身材也夠壯的了,但跟在關羽身后就完全不夠看了。

    “噢!原來圣女在這里,劉備有禮!”劉備雙眼浸淚,差點就流出來了。他如今貴為皇叔,也不忘記禮數,向前向蔡琰敬禮,仿佛比以前更恭敬了。

    “劉皇叔折煞小女子了!這位是董奉神醫,史辛在他的醫治下,已經沒有大礙。如今躺在床上,皇叔可以進內探視。”

    劉備錯愕了一下,隨即大喜,眼中的眼淚滾動幾下,最終流了下來,完美詮釋了“喜極而泣”這個詞。

    “這……這太好啦,我就說史兄弟吉人自有天相,哪會那么容易就殞命。”劉備轉頭向董奉,恭謹地施禮道,“我替史兄弟多謝董神醫,備有空的話必去拜訪董神醫。”拜了幾拜,這才帶著關羽和周倉進去。

    劉備“皇叔”的名頭夠大,被他拜了幾拜之后,董奉只覺整個人如飲醇酒,暈暈乎乎,飄飄欲仙,直覺得劉備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大好人,讓人忍不住追隨他。

    特別是劉備眼角的那滴眼淚,配上他隱約間露出來的一絲滄桑感十足的魚尾紋,他說的話不需要太多修飾就能讓人感同身受,從而產生一種發自心底的認同感。

    這就是人格魅力,劉備所向無敵,縱橫三國的絕招。

    蔡琰把董奉從沉醉中拉回來現實,“董神醫,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覺得有點不解。”董奉皺眉道,“房間里有三位是當朝三公,大漢朝舉足輕重的人物。另外三位舉止非凡,以后肯定也是名聲響徹云霄的人物。就連那位長相兇惡的跟班,也有四等以上的修為。噢!我忘了蔡小姐還是圣教的圣女……我好奇的是,令師兄到底什么身份,或者有什么魅力,令這么多名人義士魂牽夢縈?”

    蔡琰還沒回話,忽聽呼的一聲巨響,只覺眼前一花,從屋頂躍下一件龐然大物。待看清楚時,這哪里是什么龐然大物,卻是一個瘦削的身影套著一件巨大的衣服,那陣巨大的聲響正是風吹衣服引起的。

    這個人將整個身體掩蓋在寬大的衣服之下,就連臉也只露出來半邊,只露出上半臉。

    一朝雙毒士,猶以文和佳!

    站在蔡琰面前的,正是賈詡。

    蔡琰認得他,臉上稍稍變色,退后半步,“賈……賈前輩,你到來為了何事?”

    賈詡陰惻惻地笑了聲,把臉往衣服里藏了藏,只露出一雙如鷹的眼睛。“我只是來看看,史辛死了沒有!”

    賈詡的話雖然沒有什么語調,但眼神中多了一絲關切,就連董奉也聽出了這層意思。

    “師兄他已經脫離危險,要完全痊愈,估計還要一點時間。有勞前輩牽掛!”

    “牽掛?桀桀,有何好牽掛的?”賈詡一個飛躍,人已經攀上了圣殿那高大的屋檐。遠遠望去,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

    這次,董奉不再問蔡琰了,變成了喃喃自語:“這就更奇怪了,不止吸引了許多英雄人物,還被雙毒士之一的李儒追殺,又引得另外一名毒士賈詡的關切追問。這位史辛,到底有什么本事?”

    蔡琰望著漸漸遠去的賈詡,心底也有升起個問號:對啊,師兄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力?竟然連我也深深被吸引?

    在董奉無微不至的照料下,史辛日夜吸收杏林球發出的真元之氣,內傷在慢慢恢復。

    四天之后,葛玄攜葛洪到達洛陽,那時已是深夜。在查看了史辛的傷勢之后,他馬不停蹄,一頭扎進了圣教的藥房,連夜煉制出一種特殊藥物,讓史辛服下。

    董奉耗費真氣為史辛療傷,甚至都不離開他房間半步,早已疲憊不堪。等葛玄一來,他放下了心頭大石,向盧植討了一個客房,恢復真氣。

    圣教三長老日夜探視,劉關張三兄弟也是輪流慰問。其中張飛更是難得地把嗓音調到最小,生怕嚇壞了沉睡中的史辛。

    史辛在服下葛玄的藥物后,臉色大為緩和,就跟他受傷前也所差無幾。史辛的身體機能一直在恢復著,已經恢復到正常人的水平。只是他一直不醒,這又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的眉頭擰成一個疙瘩,就連葛玄和董奉也束手無策。董奉本來有滿腹疑問等待葛玄的解決,但史辛這個樣子,又怎么好意思打擾葛玄?

    如果史辛在場,而病人不是他的話,他一眼就能看出他所患的是什么病。

    植物人!

    不錯,就是植物人。脈師也是人,只不過是能力超群的一群人罷了。是人就會遭受人類的各種疾病。史辛受了李儒的重擊,身體機能完全被毀壞,就連他的神經系統也不例外。

    日月石可以修復他的任何創傷,包括他的神經系統。神經系統雖然被修復了,但仍然欠缺一個激活的過程。

    一個植物人,他的神經系統仍然處在自我保護的冬眠狀態,這是日月石無能為力的。如果這樣下去,史辛只會一直沉睡,直到他老死為止。

    董奉一生醫人無數,也碰到過這種病例。這種情況,任何醫術,脈器都沒有用了,只能靠史辛自己蘇醒。

    史辛昏迷的第十日,所有人來探視的次數都變少了。葛玄和葛洪畢竟是天師教的人,雖然是外門弟子,但一直留在圣教始終會諸多不便,于是搬到隔壁的天師教分部。有了張寧的關系,馬元義對他們倒客氣。

    臨走的那天,葛洪出去了又再次折返。史辛臨行前讓葛玄幫他開脈,他現在已是一位脈師。幾個月不見,葛洪長高了不少,也穩重了不少。

    看著躺在床上沉睡的史辛,再望望坐在床頭照料的蔡琰,葛洪道:“二師叔,大師叔會醒的,是嗎?”

    蔡琰其實大不了他多少,但在他心目中,這位二師叔一直是他最敬重,最懼怕的人。

    蔡琰拿濕巾擦拭著史辛的臉,輕聲道,“他會好的,他一定會好的!”

    “其實我覺得,只有你才可以喚醒大師叔。你不妨多跟他說說話,也許他聽到了一高興就會醒了。”其實葛洪的意思是,“你不妨在他耳邊說些甜言蜜語,甚至許下一生相伴的承諾”,但話到嘴邊,又不敢說了。

    “洪兒,我這段時間一直都跟他說話,回憶我們在靈寶派的那些往昔……”

    葛洪心中一急,打斷了蔡琰,搶著道:“二師叔,他不需要追憶,他需要……”

    蔡琰何等聰明的人,即使葛洪不說,難道她就不懂?

    “洪兒,你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么。雖然二師叔是個弱女子,但也懂得一諾千金的道理,尤其是對著自己心儀的人,即使他現在昏迷了。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如果我能做出那個決定,就不會有今天這么多事了。”

    葛洪見蔡琰態度堅決,只得頹然放棄。
3d杀号彩经网